笔趣芯 > 我竟然能预知未来 > 第418章

第418章

看这两人迷茫的眼睛,伍六一说道:“看我师范一遍,自己体会!”

  伍六一把身体蜷成一团,嗖的一声跃进宽高不过一米二的舱门,顺手将舱门带上,整个过程不到一秒。

  重新下车的伍六一说道:“登车的要诀是,一个目标,三个注意。

  一个目标就是车里你的那个座位,三注个意是注意你的头注意你的脚还有注意你关门的手。、

  几十公斤重的钢门一闸是多大的力量?我亲眼见过一个兵,被闸掉了两手指头。

  行了,你们试试!”、

  听着伍六一的话,白铁军看着车门咽了口口水,确实,这玩意比一般客车不知道厚了多少!

  伍六一让开位置,让许三多和白铁军练习,许三多想第一个上去,但白铁军速度可比他快多了。

  心里小算盘打的霹雳阿莱响,以许三多的一贯表现,他担心那个不是人的又要超常发挥,自己最后只能沦为陪衬,被伍六一训斥,最后决定先献丑。

  然而出师不利,拉开舱门,白铁军用一个他自认比较帅气的动作起跳,结果只听“哐啷”一声,整个人被反弹回来。

  他跳的够高但是头低矮,幸好带着钢盔,不然这一头囊到车门上,至少一个轻微脑震荡。

  白铁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伍六一,让出位置给许三多。

  伍六一也没有训他,谁都有第一次,他更加期待许三多的表现。

  外表平静的许三多心里早就开始忐忑了,众所周知许三多身体协调能力不太出色,甚至不是出不出色的问题,是达到了有问题的标准。

  一个三岁才学会走路的人,你指望他的身体协调能力能有多出色,别的不说他那些军事动作,全都是靠私底下苦练,形成肌肉记忆才达到的现在的水平。

  果不其然,上车就绊,差点一个口啃噬,看的伍六一目瞪口呆,他第一次发现还有许三多不会的。

  一旁的白铁军也和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他老白不行情有可原,你许三多可是公认的兵王,就这么倒在了上车上。

  许三多面色如常,好像再说我也是第一次,这不是很正常么,其实心里早就在发苦。

  他是真的忘了上车一出了,不然他早就开始练了,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练了。

  伍六一调整了一下心态,之前许三多表现的太过妖孽,让他忘了他还是个新兵,他继续说道:

  “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上车的时间多一秒种,十个人就要多出来十秒钟,这十秒钟敌人可能就锁定我们击毁我们!

  所以必须突出一个字:快!

  再看一次我的动作!”

  伍六一又不厌其烦的演示了几次,剩下的时间就交给他们两个自己练习,白铁军显然是被伍六一说的吓到了。

  几次关门不敢使劲,甚至出现了门没关上的情况,但总的来说可以上车了,就是动作有点慢。

  至于许三多是真的卡主了,他连关门这一项都没到,不是头撞了就是脚绊了,状况百出,就是没一次坐进到车里。

  就这样,登车训练成了许三多挥之不去的梦魇,每次训练必有围观,到最后许三多都习惯了。

  还好他的肢体不协调不是彻底拯救不了,一个字练,两个字加练,到最后也能练出来,这也彻底惊呆了七连众人。

  都以为许三多是天赋异禀,结果一个蹬车训练让他们心服口服。

  ......

  转眼已经下连三个月,参军半年,该掌握的人车协同,和车载武器的使用,许三多已全部掌握,成绩当然没说的。

  甚至那些无比拗口的参数资料,他已经能娓娓道来,堪称行走的人行计算机。

  一年一度的军演开始了,钢七连山地演戏阵地传来了这样富有节奏的枪声。

  砰!

  砰!

  砰!

  三枪,远处八百米外三道烟雾升起,许三多打卡下班!

  无视众人羡慕震惊的眼神,许三多靠在战壕里闭幕眼神。

  看着许三多这幅做派,全连上下不约而同的小声说话,放轻动作,生怕打扰到这位大神休息。

  说句不客气的话,许三多现在在钢七连的待遇,那是比高城都牛逼。

  不是靠特权,学历,靠的是全师大比武,越野五公里第一,四百米障碍第一,射击第一,702团狙击比武第一,全军大比武四百米障碍,射击第一,这一份份沉甸甸的荣誉。

  别的不敢说,702团至少人人都知道,钢七连有只幼虎,列兵下连三个月毙的全军的战斗尖子没脾气。

  要不是军级比武为了给别人留点名额,和比赛项目的冲突,许三多能一个人拿回所有第一来。

  猛虎之姿已经显现,就看什么时候虎啸山林了!

  成才已经放弃了和许三多的比较,他认命了,被压在身下就身下吧,反正被碾压的不是他一个。

  “七班长,我的兵帅不帅!”史今死命摇着七班长,也就是成才的肩膀追问道。

  85狙,两秒内三枪,连续解决掉三名敌人,精度,意识,稳定性无可挑剔。

  快被摇散架的七班长,一脸懵逼,看了看自己的狙击手成才,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说什么?不算那个开了挂的许三多,他对成才真的不能要求再多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人家开了挂了,比不过比不过。

  全连一共三个狙击手,自从军演开始,但凡冒头的小股部队,全被许三多一个人解决了,两个人抢不过人家一个,输的不冤。

  听到史今的文化,白铁皮兴奋的喊道:“许三多帅炸了!”

  这一嗓子引起了指导员的注意,眼睛一瞪,白铁军安静了,悄悄看了眼许三多,还好没打扰到。

  闭目养神的许三多并没有真的睡觉,他只是在心里盘算这场演习,如果没记错老A会在夜间突袭。

  史今会阵亡,伍六一会因为手贱被诡雷淘汰,从而加剧了史今的退役。

  如今史今三等功一个,没有了前世许三多的拖累,自己成绩连里优秀,还带出了自己这样一个兵王,只要在演习里表现出色,再留一期不是问题。

  许三多不是没想过让史今提干,可惜他年龄太大,就算提干了潜力也不大。

  如果他没记错,在过两年士官学校开始建设,走士官这条路史今说不定能走的更远一点,运气好当个军士长,一辈子待在部队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伍六一还年轻,又是高中毕业,走提干路线最好了,这次军演就是他们俩的机会。

  “山地演戏,就是对702的考核,军改已经到来,这是大势,许三多没有能力阻止,他能做的就是帮七连留下更多的种子。”

  这次演习全团十六个连全部参加,只能能灭掉A大队,干掉老A指挥部,那个在空中浑水摸鱼的铁路,史今的三期和伍六一的提干,就稳了。

  不和老A干一场战术,对不起前世他十年的兵龄。

  从这天开始,幼虎露出獠牙,开始了他未来三军高级军官之路。

  理了一下思路,许三多起身朝连指挥部走去,演习才刚刚开始,想要干老A,他必须拿到一部分指挥权。

  “报告!”许三多站在指挥部的帐篷外喊道,但是没有敬礼,演习期间他可不想害高城。

  “进来!”高城一看是许三多,刚才还因为接下来行动发愁的他,强行挤出一个笑脸,露出一口大白牙夸奖道:

  “今天打的不错,但是别翘尾巴啊,演习才刚刚开始!”

  “是!”

  “说吧,找我啥事?”高城开门见山的问道。

  “连长,关于这次演习我有点想法,想和你汇报一下!”

  高城私底下被叫做“七公主”不是没有道理的,傲娇,能装又能抗。

  许三多要是上来就说我觉得你指挥有问题,让我来指挥,怕不是会被直接打出去。

  高城倒是挺乐意听取意见的,也想着培养一下许三多,他没多想就让许三多说下去。

  “连长,咋们是防守方,在人数上比进攻方先天少了人数优势,唯一拿的出手的只有地利优势。”

  高城没想到许三多还真的能说点东西出来,他来了兴趣,点了根烟示意对许三多解释了一下:

  “放心吧,指挥部特意也调了直升机编队过来协助我们,我们的任务就是做好侦查,我们是守方目前唯一的侦察兵。

  我们的任务就是及时的将战场信息传递回去,目前在敌军到来之前,指挥部的信息都来源于我们。”

  “我知道连长,所以我才来找你,我们装甲现在已经损失殆尽了,你不否认吧?”

  “嗯!”高城点了一个烟,他刚刚发愁的就是这个,演习才刚刚开始,自己的装甲就被消灭完了,他都没连再叫自己装甲侦查连了。

  “所以啊连长,我们不能在这样下去了,现在的七连明显主观动能性不足!”

  许三多铺垫了一堆,然而高城还是没反应,那不好意思,只能重症下猛药了,直指问题核心。

  本来还想听许三多说点啥的高城直接就火了:“啥玩意?我当了十几年兵,今天让你一个列兵,说我主观动能性不足!”

  这不是打我脸么!

  然而这还没玩,许三多继续给他心窝上来了一刀狠的:“装甲侦察连,没了装甲就不会打仗了?失去装甲我们就只能原地趴窝了?

  我们的任务是获取战场信息,没了装甲我们就不是侦察兵了?”

  “对方的侦察兵(其实是老A,许三多假装不知道依旧这么代称他们)都干掉了我们的装甲,我们还是原地防守,这么下去指挥部的任务怎么做?!”

  “我们战术太保守了,完全没有发挥出来侦察兵应有的作用!”许三多摇头晃脑的用一中萧索的语气的说道。

  “现在水源被破坏了,装甲没了,山地的优势几乎没有,如果在死守下去,毫无疑问,最后敗的一定是我们。”

  许三多根本不给高城说话的机会,哒哒哒的就停不下来。

  高城本来还有些生气,许三多一个列兵竟然敢大方厥词,结果仔细听完,他竟然觉得对方说道有些道理。

  “报告,我汇报完毕!”鸡贼的许三多见高城已经在认真思考后,故意停了下来。

  这给高城气的,话说一半留一半的人是最可恨的,不过许三多真的给他一个大惊喜。

  战术,在这个军队普遍是初中生的年代,许三多竟然懂这个?

  他这个连长怎么不知道?

  高城不满了,七公主的傲娇劲上来了。

  “许三多,我命令继续说,想不到对策等演习结束,你打扫全连的厕所一个月!”

  看着许三多脸由青变白,一脸便秘的表情了,高城笑了,我不信堂堂钢七连的连长还治不了你一个小列兵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尤其是在部队,还大了好多级,许三多不嘚瑟了,怎么办,自家的七公主,跪着也要宠完啊!

  高城本来就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之前不过一时走到死胡同里了,听许三多这么一说,他思路可谓是豁然开朗。

  着急手下排长开会,许三多列席,看的几个排长一阵新奇,不过谁也没敢提出意义。

  “同志们,今天的会议我先做个检讨,因为昨天的突袭,我们损失了装甲,损失了后勤物资,导致大家现在只能吃压缩干粮。

  但是我最大的问题是,打仗反了教条主义。”

  无视三个排长震惊,高城继续说道:“我们是什么,我们是侦察兵,没了装甲我们就不会打仗了么?”

  许三多在一旁翻了一个白眼,他在这里呢,就如此赤裸裸的抄袭他的话,然而高城一个眼神都没给他,继续开会。

  “侦察兵的手段呢,敌人借助树林充当掩体进攻,我们就只能躲在战壕里反击么?

  难道诡雷我们不会设置?重火力机枪设置在阵地侧翼200米外不可以么?谁规定我们一定要待在阵地,演习就是实战!”

  三个排长一听,眼睛都亮了:“报告,演习没有规定我们一定要待在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