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虚空神域 > 第二章 “云宫使者”

第二章 “云宫使者”

宏鹿关位于北仑洲的中南部,是当年田氏一族北上抵御魔族时修建的一个重要军事要塞,上古大战结束后世间承平多年,这里也逐渐变成了北方最重要的商业中心,每日有大量的商贾云集于此,将北方的皮货山货贩运到南方去,又将南方的稻米瓜果贩运到北方来。

再众多商贩之中,有三个南炎洲玉族打扮的商人格外引人注目,他们身材十分高大,皮肤黝黑,手掌粗大,帽檐压得很低。

他们自打进了这宏鹿关,挨家挨户地询问三个来自云宫中女子的行踪,在寻摸了大半日未果后才住进了城中一家老字号的客栈-碧蹄馆。

碧蹄馆中的天字丙号房中,灯光昏暗,三名大汉正在对着几张画像小声地争论不休。

一长脸歪鼻的男子指着其中一个女子画像说道:“大哥,小弟觉得此女子必定是这三人之中的主人,之前咱们一路打探过来,很多人都说这华服金钗的女子一直端坐不动,不言不语的,这应该就是她们的主子,很符合冷艳孤傲的主子形象。”

旁边一圆脸汉子反对道:“二哥你说的不对,之前那么多客栈的老板都说,亲眼看到这个穿绿衣服的姑娘拿着那块金光闪闪的‘天下行走’牌子招摇过市,大家想想,哪家主子会把这么重要的信物交给下人保管?按我的想法这女子便是主人。”

中间那方脸的汉子眉头紧锁,他捋了捋自己下颚的胡须,心中烦闷地骂道:“娘的,现在云宫的人正在大肆反扑,那帮孙子把各地王族的财富卷走后躲进了深山老林之中继续享福,却把咱们哥三派出来弄什么华阳珠。”

话匣子一打开,两外二人也忍不住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长脸的老三说道:“就是!咱们三兄弟不就是天水城那次没有救到风殇嘛!可这也不能算是咱们的罪过啊!咱们是依照极夜长史的命令待到天明之后才进军的,到了那里仗都打完了。风殇的死怎么能算到咱们头上?”

圆脸的胖子一巴掌拍在了水曲柳的桌面上,恶狠狠地说道:“这次咱们先遣军来了那么多弟兄,原本想着能到这里先发一笔财,然后弄些军工什么的就可以告老还乡,不用再过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了。谁想到,现在他娘的弟兄们死得也就身下四五十人了。外面玄黄的军队都在围剿咱们跟拜日教,那帮丧尽天良的殇将还把咱们派出来!真是狼心狗肺啊!”

想到自己美满的小日子有可能一去不复返,圆脸的胖子不禁落下泪来。

“堂堂帝国的武士,怎么能哭哭啼啼地丢了勇士的颜面。”方脸老大瞪了胖子一眼,继续说道:“我尹天仇自打从军以来就没有怎么被待见过,这次领这军命也是情非得已,苦了弟弟们了。”

胖子老二抹掉了眼泪,安慰尹天仇道:“大哥,你别这样说,兄弟们都知道那几个殇将一直忌惮哥哥的军功,时时刻刻都不忘打压哥哥,这些地仇和人仇都明白。虽然说外面形势很严峻,可咱们这档子事倒也不是很危险,咱们只要按照之前商定的法子,将这几个女子绑来,把那块‘天下行走’的牌子弄到手...”

“咱们三兄弟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走到神庙之中将华阳珠带走了!”三弟人仇抢先说道。

尹天仇拿匕首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三张由一个乡村书生凭记忆画出的肖像画说道:“不管谁是主子,咱们把这三个云宫女子一同绑来后再严加审问,只要拿到牌子后就把肉票给撕了。”

然后尹天仇对捞而尹地仇说道:“你去郊外找一个偏僻的地方,破屋山洞什么的都可以,用于囚禁肉票。”

然后他又对那胖子说道:“三弟,你再去街上打听打听,到底有没有人见过这三个女子。上一个客栈老板可明确表示听到她们说会在这宏鹿关盘桓数日,难不成提前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然后两人交谈的声音从外边传了进来。

“文三儿啊!你要找的南炎洲来的三位客商就住在这间天字丙号房,你自己去找他们吧!掌柜的还有活儿让我去干!”

那个被称作文三的人立马带着笑说道:“好咧!辛苦大哥!您忙去吧!”

尹人仇小声嘟囔了一句:“难道怎们被官府盯上了?”

老二立马将三张画像收了起来,一口气吹灭了桌子上的油灯,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刚刚收拾完桌子,门口便想起了敲门声。

“请问有人吗?我是城东大道东来客栈的伙计,受人所托来拜访几位大爷!”

文三在门口陪着笑脸朝里面喊道,一只眼睛使劲儿地望门缝里瞧着。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带着宽檐大帽,憨态可掬的老三笑着迎了出来。

“小哥儿,您找我们有何贵干啊?”

文三原本还有些忐忑,见到如此亲切的尹地仇笑脸相迎,心中的不安也随之消失了。

“敢问外乡来的客商,可是在寻找三名来自云宫之中的女子?”

此话一出,原本脸上对着笑容的尹人仇表情也瞬间凝固了,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镇定:“啊!那个,我们实际上也是从云宫中来的,为了低调行事,故而打扮成了南炎洲客商的模样。我们是在奉命寻找几个姑娘,宫中有人想她们了,让我们几个护送她们回去。”

文三大喜过望,便将玉儿跟他说的事情和盘托出。

尹人仇眯起了原本就是一线天的小眼睛,笑容更加地灿烂,他欣喜若狂地抓住小儿的两个肩膀说i到:“哎呀!小哥儿真是我们的大救星啊!这一路从云宫寻来,历经千辛万苦,寻遍了不知道多少的山村城镇,我们都快失望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小哥儿你找了过来,实再是帮了我们哥几个一个大忙了啊!”

说完便从衣袖里摸出了一些散碎银子,一个劲儿地望文三的手里塞去。

文三心里完全没有准备,以为只不过是过来送一个口信,那成想到竟然还有意外的收获。他表面上假意推脱了两下便把那些碎银子握在了手中,暗暗掂量了一下,估摸着也有个二两左右,心中不禁窃喜。

“这位大哥,那事不宜迟,小娘子还在店里等着诸位呢!不妨就跟小的我去见见小娘子吧!”文三满脸堆着笑,殷勤地要在前面带路。

尹天仇朝着老二使了一个眼色,尹地仇立马心领神会,收拾了一些东西,把北边的窗户翻开了一道缝,一翻身便出了房间,一个纵跃翻出了客栈的院墙。

尹天仇见老二出去找落脚点了,于是整理了衣袍,换了一副和蔼的面容走到门口,笑着跟文三见了礼。

文三一件尹天仇身披裘皮大氅,脚上蹬了一双鹿皮的厚靴,脖子上还围了一条白狐围脖,料定此人定事这里管事的,于是更加地尊敬,弓着腰一路将他们引到了东来客栈。

来到苏梦灵她们三人住的房间外,文三哈着腰对尹家兄弟二人说道:“二位大爷请在庭院里稍等,小的我这就去通报。”

他快走几步,慌忙之中没有留心脚下的台阶,一脚踩空后额头磕碰到了房门之上,立马红肿出来一块。他陪着笑,转过脸来朝尹家兄弟俩说道:“不妨事,不妨事。”

然后抬起手,轻轻地叩响了房门。

“谁呀?”

言儿的声音从里屋传了出来,随后便是细细簌簌的脚步声。

“我是店中的伙计文三,此次前来是为小娘子带来了云宫中的故人,麻烦小娘子出来相认,玉儿姑娘托付的差事也可以交差了。”

言儿一听,是云宫中的人来了,急忙回了一句:“麻烦转告云宫来使,小姐需要梳妆打扮一下,方能出来见客,让他们稍等片刻。”

话一说完,便转身回了里屋,把这个消息告诉苏梦灵去了。

“来了?这么快?”

刚刚梳妆完毕的苏梦灵有些惊讶,她站起了身子急忙催促言儿前去开门。

言儿眼珠子转了一下,好意提醒道:“小姐,这人来的有些蹊跷,咱们是不是要多多盘问,小心为妙啊!”

玉儿刚刚收拾完苏梦灵的床铺,拍了拍手走了过来说道:“怕什么?这光天化日之下,还怕他们胡作非为吗?这里可是宏鹿关,大燕国的地盘。小姐刚到的时候就去拜会了这里的守将,想必那将军一定将咱们到来的消息传给田嘉蓝的父王了。”

言儿还是有些担心:“可我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觉着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哎呀!总之出门在外,多留些心眼总是不会错的。”

两个侍婢停止了争论,一通看向了她们的主子苏梦灵。

满脸喜悦之色的苏梦灵丝毫没有听到刚才两人的争论,见两人都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睁大了眼睛好奇地问道:“都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把云宫使者请进来。言儿,你去把细软收拾收拾,咱们今天就回云宫去!”

她双手抱拳放在胸口,闭着眼睛笑着说道:“大哥哥,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心我一个人出来流浪的,终究还是派人来寻我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