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绝世狂婿 > 第45章 那就约一个

第45章 那就约一个

“行啊,那就约一下呗。发位置,我马上就到。”

  “好,我这就发给你。谁不来谁是王八!”

  说着江北就把电话给挂了,紧接着他就把定位给发了过去。

  定位发过去没多久,顾倾城就打来了电话。

  “江北,你到底是不是人?”

  江北一听,顿时就禁不住愣住了,很是纳闷的说道:“你这啥意思?”

  电话那头的顾倾城沉重的叹了口气,然后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挂完电话之后,顾倾城就把江北的话全都专属给了乔钰。

  只不过略微改动了一下,是江北想要她帮着找姑娘。

  本来顾倾城想着,乔钰肯定会大发雷霆,但是让她万万想不到的是。

  乔钰反应非常冷淡,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就直接打过来了60万。

  其中50是给江北找姑娘的钱,而另外10万是给顾倾城的封口费。

  看到转账和备注,顾倾城当即崩溃了。

  当即就三观尽毁。

  听了顾倾城的话,江北当即就禁不住笑了起来。

  “小顾啊,我不是跟你说了,我老婆是双儿再世,你偏不信?咋样,打脸了吧?”

  顾倾城很是无语的说道:“即便是双儿,那也是找好姑娘,也不可能是那种女人吧?”

  “要不然你跟我老婆毛遂自荐一下?”江北笑着说道。

  “放你哥的拐弯罗圈屁!”顾倾城禁不住说道,“想得倒美!现在这六十万怎么办?我是退回去,还是直接给你?”

  乔钰这样做,无非就是想告诉江北,她是就绝对不会和江北发生任何关系。

  既然如此,那就将计就计。

  “退个锤子,你凭本事帮我骗来的钱,平啥要退?”江北当即说道。

  电话那头的顾倾城犹豫了一会说道:“那我把十万封口费给退了。”

  “你傻啊你,你要是退的话,可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江北当即说道,“你这是坑我还是坑你自己?”

  “那我也不能要,为客户保密是我的职业操守,不要另外给封口费。”

  江北很是随意的说道:“那随便你。对了,有个小事你帮我办一下,在全市最大的酒店,给我定个五十桌的酒席。明天你整个车队来我这接人。”

  “好,没问题,我现在就定。”顾倾城很是爽快的答应了,“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我就着手去办了。”

  “急什么。这只是个顺带小事,正经事还没说。”

  听到正经事三个字,电话那头的顾倾城顿时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我咋觉得你没啥好事?”

  江北微微笑了笑道:“对我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对你来说却是莫大的好事。毕竟我打算要给你五折丰胸,这就是我之前说的探索人生美好。”

  “想的美!我又没输,凭什么让你丰!”

  “你不让我丰胸,我就跟我老婆自首说你坑她钱。以乔家的作风,后果是咋样,就不用我说了吧。”

  “你……”电话那头的顾倾城瞬间就炸了,“江北,你怎么能如此的厚颜无耻?”

  江北很是得意的笑了笑道:“过奖过奖。好了,位置我也发给你了,恭候大驾。”

  说完不等顾倾城有什么反应,江北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上了。

  挂上电话之后,随即就收到了顾倾城发来的微信。

  “史上最贱!”

  看到这四个字,江北再一次禁不住大笑了起来。

  当即就回了一句。

  “承让承让。对了,我咋说也是你的上帝,你对我客气点,不然我就告我老婆!”

  顾倾城当即回了一句。

  “死倒插门!有本事你别找你老婆。”

  江北会心一笑。

  “不好意思,没本事。有本事,谁倒插门啊。”

  回完这条短信之后,顾倾城就没有再回。

  很显然,此刻顾倾城估计都气疯了,压根不知道如何回复。

  就在这时,母亲穆岚之回来了。

  人刚一回来,穆岚之冲上来就拧住了江北的耳朵。

  “小兔崽子,我让你在家看店,你可倒好,竟然给关门!”

  江北疼的是呲牙咧嘴。

  “妈,放开放开,疼疼……”

  穆岚之冷哼了一声,然后放开了江北。

  江北一边揉着耳朵一边说道:“周围乡亲该买昨天晚上都买过了,还开什么门啊。”

  “昨天才几个人?咱这条街上有多少人?”穆岚之愤愤的说道。

  江北嘿嘿笑了笑道:“妈,这条街上又不是咱一家超市,总要给别人留点汤喝吧。”

  “留也是等你以后结婚之后再留,现在说啥也不成。”穆岚之语气坚决的说道。

  说起这事,江北突然想起来自己倒插门的事情,还没跟穆岚之说。

  其实昨天就想说了,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到跟前不说也不行了。

  “妈,其实我和乔钰结婚,根本用不着咱花钱,车房人家都有。”

  穆岚之瞥了江北一眼道:“那离婚了呢?”

  “妈……”

  没等江北把话说完,穆岚之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行了,你就不要藏着掖着了。我知道你是倒插门,说实话我并不反对。毕竟人家救过咱的命,报恩也是应该的。报完了恩,以后还是要离婚。到时候在结婚可不得有房子,我得给你攒够买房子的钱。”

  听到这话,江北鼻尖顿时就酸了。

  到底是亲妈,心里面装的永远是自己,而且会为自己长远打算。

  正如古语所说,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这倒插门还没开始,就已经为自己想好了退路。

  就在这时,穆岚之突然话锋一转道:“对了,离婚的时候千万别要人家的钱。人家救咱命的时候,没求过回报。咱报恩也不能要人家一分钱。”

  “那你还跟乔钰打赌?”

  穆岚之当即说道:“这两码事,当然不能混为一谈。”

  “这哪是两码事啊?”江北有些不懂的看着母亲问道,“我要是睡了人家,那岂不是有所求了吗?”

  “话说到这,你咋还不明白?”穆岚之满脸的嫌弃,“你说说我咋生了你这么个笨蛋!”

  “嘿嘿,跟您比我当然笨了。您说说,咋就两码事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