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鸸鹋鸸鹋我是鸵鸟 > 第53章 药不能停

第53章 药不能停

“你说会出魂术的是你。”我重复着:“那我看到的那些记忆是怎么回事儿?”

  “我可以给你看我想让你看到的任何记忆。”长发迟珞说道。

  “所以,你要是想编造,或者断章取义,那也可以做到?”我盯着他的眼睛。

  长发迟珞皱了眉:“我没有骗你。”

  安静了半天的短发迟珞忽然笑出声儿来。

  “笑什么?”长发迟珞怒道。

  “笑你这撒谎的水平怎么这么陋?”短发迟珞还在笑着。

  “我到底死没死?”我只关心这个问题。

  短发迟珞叹了口气:“鹋鹋,对不起,这个问题他倒是没骗你。三年前,你就去过冥界了。”

  “然后呢?”

  “然后我们在冥界遇见,成了亲。”短发迟珞说得理所当然,一副童叟无欺的模样。

  我觉得我需要去证实一些东西,他们说得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其中有些东西,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已经不能接受他们的说辞了。

  半晌,我终于说道:“你们都走吧。我自己想想。”

  “鹋鹋!”长发迟珞上来就想抱我,被我的眼神逼退了,他有些诧异:“你,不信我么?”

  “按你说的,实际上很早以前,你就认识我了,却一直暗地里跟着我,你一直在给我下药,让我不清醒,还设计一出在村子里偶遇的假戏。”我冷冷地看着他:“我怎么信你?你一来就叫我丁香,我不是丁香,我是池鸸鹋!那些你给我看的记忆,既然是你的异术,我怎么知道不是你篡改过的?”

  “鹋鹋,有些事我确实没完全告诉你,但这段时日,你觉得我害过你吗?”长发迟珞说道。

  “够了。”我转过头去。

  “鹋鹋,他骗……”短发迟珞说了一半。

  我只听得身后一声响动,短发迟珞已经躺在地上了。看来是长发迟珞一掌砸晕了他。

  我警惕地站起身来:“你做什么?”

  他的手套已经又取了下来:“鹋鹋,该回家了。”

  他的手抓住了我的手,我只觉得浑身被一阵寒气包裹着,几乎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鹋鹋,对不住了。”他幽幽地说道:“你的病,药不能停。”

  待得他转过身去,短发迟珞揉了揉后脑勺,坐了起来:“你也太狠了。”

  “哼,溯溪你今天这笔账,你记着,我会来找你算的。”迟珞说着就要走。

  “你还敢带着她么?你这么害她,等她醒了,她可能都想要你的命。”溯溪笑得咯咯的:“想想,我还有点期待。”

  迟珞头也不回地走了。

  又回了石屋里。我知道,村子里早就没有人了。

  迟珞一手摁着我,我的身体被冻得硬邦邦的,他一手拿着一碗“药”,冷冷地看着我。

  “鹋鹋,听话,喝了。”迟珞说着把碗递给我。

  “这到底是什么?”我被他的寒气侵蚀着,半天动弹不得。

  “药啊。你还觉得我在害你吗?”迟珞有些难过的神情。

  我撇开了头:“你不说清楚,我不喝。”

  “喝了。”他扭过我的脸。

  “我不是都死了吗?”我盯着他的脸:“你把我关在这儿做什么?”

  迟珞笑了笑:“这不是我们的家么?你不喜欢这儿?”

  “让我回去。我想去确认一些东西。”我垂了头。

  “去确认什么?看看你的现实世界究竟有没有你的存在?然后呢?”迟珞皱了眉。

  “至少……”我愣了愣,如果真的发现现实世界根本没有“我”呢?我在想什么……

  我幽幽地说道:“那我就死心……”

  迟珞根本没等我说完,粗暴地捏开我的嘴就将那东西灌了下去。

  “放,放开……”我死命挣扎着。迟珞的寒气,怎么挣扎都是没用的。

  “好了,好好休息。”迟珞拿起空碗,温和地笑了笑,转身走了。他走到门边,回头嘱咐道:“对了,最近你病得越来越严重了。从现在开始,每天都要喝药。你乖乖听话。”

  听话,听你个鬼大爷的话!!

  我要是不想办法离开,大概就不可能知道真相了。

  怎么想办法支开迟珞呢?只要能回客栈,或者联系上他们,兴许还能找到他们帮助我。

  我就这么暗自寻思着,却见迟珞抱了一大堆棉被进来。

  “干嘛?”我一惊。

  迟珞温和笑道:“陪夫人睡觉。”

  “不不不不用!”我瞬间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迟珞从被子下摸出几圈麻绳来:“你不让我陪着也可以,我只好绑着你,只是怕是就不那么舒服了。”

  我看了一眼那麻绳,终于没抗议出来。

  鬼大爷整我,简直是专业的。

  我气鼓鼓地一拖被子,把头埋了进去。

  我竟然被一只鬼挟持了。不对,我这只鬼,竟然被一个人挟持了。哎哟嘛,我说不清楚了。

  总之,想办法,回家。

  早饭,我乖乖地喝光了迟珞端过来的“药”。反正已经喝过那么多次了,多喝一次估计也死不了。

  迟珞对我的听话表现颇为欣慰。

  中午,我缠着他要吃肉。迟珞被我磨得不行,终于答应带我去河滩上抓鱼。

  很好。

  迟珞让我在河滩上等着,我找了块圆润的石头坐了。他手持着鱼叉,挽起了裤管。看起来白白净净的迟珞,腿上肌肉的线条居然很好看。

  我盯着看就没挪开眼神儿,迟珞不觉好笑:“怎么?馋你夫君身子?”

  “去去!”我赶忙看向一边。

  迟珞叉鱼的身手很利索,一叉一个准儿。我才刚坐下一会儿,他已经背着鱼篓往回走了。

  “这也太快了……”我不禁抱怨道:“我前脚都还没溜成,这就回了?”

  迟珞敲了敲我脑袋:“你想啥呢?还跑得掉?”

  我叹了口气,再想办法吧。

  迟珞看着我有些失落的神情,不禁笑道:“走,回家做鱼,吃什么?红烧?清蒸?”

  在那个片刻,我其实突然有些犹豫了。有好看的夫君,一个清净的石屋子,有足够的闲工夫,有肉吃。这样的日子,不要再舒服了。

  我闭了闭眼,这样过下去,不也挺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