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娘子你过来 > 回家的诱惑

回家的诱惑

战思灼花费了这么的心力,做了那么多的牺牲,不就是想过平静的生活,这还没过一天,就从天而降一个跳崖者,现在让她帮忙,她到底是否要卷入这麻烦事情中,战思灼举棋不定。即便她愿意帮忙,她又怎么能保证自己一定可以帮到她呢!她可是半吊子,学啥都只学个皮毛的。

  夜已经深了,战思灼将自己的床铺让给王大娘,自己睡在了吊床上。这古代的女子可真是苦,不过才不到三十,都已经像是四五十的样子,还被称为王大娘,她也是够苦的,可人生本就是受苦的,云夕变化几百年,谁又能真真正正没受一点苦呢!就这么胡思乱想间,战思灼进入了梦乡里。

  有个人陪着自己,说到底还是踏实了一些,接下来的日子里,战思灼每日给王大娘换药,给她煮饭,也不说是否答应她,只不过在床上躺了十日左右,王大娘身子便好了一大半,除了断腿和胳膊还需多养些日子才能正常恢复,其它的便早就好了,战思灼觉得她可真算是个奇迹。王大娘好了之后,每日拖着自己的断腿和胳膊去给战思灼喂养牛马小鸡,羊奶和牛奶也都利索的挤好,饭菜也准备好,田地里和院子里都收拾的妥妥当当的。

  战思灼常阻拦她,她是放养状态,王大娘一来,这么井井有条的收拾,倒让她觉得过意不去。王大娘实在是对她太好了些,什么也不让她做,那柴已经码的老高了,看样子都能用到年底了,王大娘总生怕这些粗活让这位神仙小娘子给做了。

  基于王大娘的这份心意,基于战思灼自己那一腔热血,最终,战思灼决定要帮助王大娘,她一个现代人,拥有各种技术,还念书念到了博士,那些电视剧小说里的情节也都是烂熟于心的,怎么也不会比古代人弱吧!

  是以,战思灼吃过了早饭,便拉住王大娘,她认真的说道:“我愿意帮你!”

  “真的?感谢仙女小娘子啊!”王大娘说着就要跪下来磕头。战思灼拉住她,皱着眉头说道:“你别急,你听我接着说,但是,我没有仙术,我们要脚踏实地,一点一点的去做,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啊?那可如何去做啊!”王大娘一脸的惆怅。

  战思灼笑了笑,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有我这个仙女在,即便没有仙术,我们也是可以的,不过,你可以吃苦吗?”

  “别说吃苦了,就算是要了我的命都行!”

  “好,我信你的爱子之情,我们的这个计划就叫做‘’”战思灼奸笑着说道,她也是突然想到这个点子的,一说的复仇,怎么也没有更经典了,况且眼前这位王大娘肯定要好好变身才行了。

  “?仙女这是什么?”王大娘好奇的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你的骨折也好的差不多了,从今天开始,你要遵守我给你制定的计划,第一步,你要瘦下来,让自己改头换面!”

  “那是不是得少吃些?”王大娘咽了一口口水问道。

  “当然了,七分吃三分练!”

  “不行啊!仙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王大娘哀求道。

  “怎么?你难道不想让你那抛妻弃子的相公跪在你脚下给你认错吗?你忘了你还有个儿子在你那相公新妇那里吗?”战思灼看着王大娘说道。

  王大娘立马摇头说道:“不,我愿意,仙女,你说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好,以后饭不用你来做了,你每日按照我给你的安排来做就行。这春日已经到了,太阳也上来了,以后有太阳的时候,你都不能出来,记得吗?”

  王大娘虽然疑惑,但也是乖乖的点了头。战思灼看到王大娘听话,便跳着回屋子里,并说道:“我进去给你制定安排去。”

  远处茂密的树丛中,王一博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笑着用折扇有规律的拍打着手心说道:“有趣,有趣!”敬一看着这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说道:“这战家三姑娘难道本身是天上的仙女?这般从崖山掉下来便渡过了劫难,恢复了真身?”

  “我看也是!”锦衣也吞咽了一口口水,呆头呆脑的说道:“那妇人口口声声的喊她为仙女,她自己也说自己没有仙术,看来是劫难后还没有恢复好。主子,我还要去见战家三姑娘吗?”他们三人中,也只有锦衣一人是跟战思灼相识,他便本能的以为若是他们找到战家三姑娘,肯定也是由他前去,毕竟他也算是战家三姑娘当年援手相助之人。

  王一博看了一眼锦衣,你倒是自觉,为什么要你去见她。“即便是仙女,我想要的也是一定要的。”王一博就撂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不再开口,仍任密切的注视着小院里的情形,可战家三姑娘进了屋子里,这什么也看不见啊!锦衣和敬一没有办法,也只能当做能看到战家三姑娘的一举一动,继续看着了。

  锦衣无奈,他们这一个月的时间,啥也没有干,只天天来这里研究如何下这崖底了。每日从悬崖上往下吊着绳子向下找人不说,还要去找这崖底是从哪里发源的,跑了多少路,翻了多少山,探究了多少次,最终发现这崖底根本就进不去,这是四面环山的地方。主子却偏不信,崖底不行,就继续研究下崖之路,主子也天天在这里守着。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今日让主子发现了距马车坠落往西五十步,哪里有一颗大石,从大石往下不过两人高的距离,竟然有一块凸出来的石头,人若是从那里掉下去,定是会掉在石头上,石头上有许多的藤蔓,他们便顺着藤蔓一直往下,这藤蔓又粗又长,直达崖底,三人这才是终于结束了月把个的崖底探索工程,来到了崖下。

  这不来不知道,一来竟然是吓了一跳,这崖底竟然是世外桃源,这里十分的宽敞,有树林、有竹林,竟然还能听到鸡鸣,还有院子和房舍。这刚没走两步,便听到了有人在谈话,他们都是有武功在身之人,自然也是听得比较清楚,这便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他们本来还以为这是什么藏娇之地,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仙女修行所在。

  战思灼可不知道竟然真的有人把她当了仙女,她只是好玩而已,也是怕这王大娘是什么坏人,应承了一下便是。她回到屋子里,拿出自己高考、研究生的那股劲头,制定了详细而又周正的计划。涂涂改改之后,又重新誊写了一遍,这才兴高采烈的拿了出来。

  她在院子里,拉住王大娘说道:“你听听我给你制定的这些个事宜,早晨,鸡鸣你便要起,围着这个山谷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太阳升起来。”

  “什么?跑?这是做什么的?”

  “你不要打岔,我说让你怎么做,你便怎么做就好!”战思灼接着念道:“你每日吃食,我来给你做,先给你提醒一下,都是些蔬菜之类的,没有油没有盐,只吃这些你瘦的快!等太阳出来之后,你便乖乖的待在屋子里,我会教你认字,帮你做一些女子变漂亮的法术,然后,我会教你唱歌之类的。等太阳落下去之后,你方能再出来,出来也是继续跑,一直跑半个时辰才行,我的安排的都非常详细,三个月吧!三个月肯定有效果。好了,不要再这里晒日头了,太阳里有不好的东西,我们赶紧进去吧!现在就立马实施!”战思灼拉着王大娘便进了屋子里去。

  锦衣抬头看了看日头,疑惑的说道:“这日头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莫不成那个胖大娘是鬼,所以晒不得日头?这战家三姑娘到底要干些什么?她还要施展女子变漂亮的法术?我曾在话本里看过,有个女鬼到处扒下年轻女子的皮囊,放置自己脸上,然后找一些年轻公子哥……”

  敬一拿剑戳了一下锦衣,锦衣便赶紧不再说话了。敬一稳重的说道:“主子,你好多时日不曾好好休息了,不如你和锦衣先回去,我在这里看着。”

  “好,事无巨细,都要向我汇报。这里的事情,先不要给战府透露,还要警惕陈王的人,他似乎也是没有死心。”王一博交代后边走,锦衣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看着敬一后,想跟着自家主子走,却没有想到自家主子轻飘飘的说道:“你也留下!”锦衣无奈,只好停下了脚步。

  “主子为何如此在意这战家三姑娘?莫非是喜欢她?她却是很好看。”锦衣看着王一博离开,悠悠的说道。敬一却叹了一口气,说道:“主子恐怕还没有到喜欢的地步,战家三姑娘是主子的希望,是他心中温暖柔软之地,这么多年的杀伐果断,除了复仇,便是这战家三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