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我真是练气期啊! > 第一百章 现在你信了吗?

第一百章 现在你信了吗?

就在这绝望中,杂毛鸟忽然想到了什么,咬牙道:“小子,不对!”

“你万万不可把我带给宗门当成修炼资源!”

张风疑惑的看着一脸坚定的杂毛鸟,呵呵笑道:“你又想到了什么?话说你为什么一直觉得有资格跟我对话?”

“小子,老子现在可不是吓唬你,而是好心提醒你。”杂毛鸟呵呵冷笑道,“你若拿我回去给宗门其他人当做修炼资源使用,他们抽取我体内灵气,定然会发现我不过结丹……”

张风脸色猛变!

这杂毛鸟说的事情,张风完全没有想到。

若是真的带回宗门当成宗门的修炼资源,这杂毛鸟肯定会被发现这威名显赫的上古雷霆雀,不过是一个结丹期的弱鸡。

那到时候,自己的秘密也会被暴露。毕竟紫灵上尊他们亲眼目睹自己和这杂毛鸟打的有来有回,不相上下。

张风浑身汗毛竖起,自己最近虽然已经十分谨慎,但有些事情还是没有想到。

“多谢提醒。你说的很对。所以只能杀了你了啊。”张风叹了口气,目光冰冷的看着杂毛鸟。

杂毛鸟:“???”

所以自己说这几句话,还不如不说?这转头就把自己给坑了啊!

“哥,大哥,亲哥!”感受着张风手掌中的力量瞬间变得强大起来,几乎要将自己挤压成肉饼,杂毛鸟连忙挣扎道:“别动手!我愿意奉你为主人!我愿意当你的坐骑!”

“坐骑?”张风一愣。

这两个字吸引了他。

别忘了,刚才张风可还踩着杂毛鸟感受了飞翔的快感,更是因此在上千神魂面前脱身。

张风如今经过炼化天雷,虽然已经修为大增,但还是练气。

炼气期,是飞不了的。

张风每次赶路都是租一个马车,安安静静的低调赶路,让紫灵上尊和无亮十分崇拜张风脚踏实地的境界。

但难道张风就真的愿意脚踏实地吗?

不,他不愿意!

实际上,他无比羡慕紫灵上尊这种结丹期大佬,谈笑之间御空而行,百里距离呼啸便到。

你以为我张风不想御空而行吗?要不是实力不允许,谁特么的想要脚踏实地?

张风心中一直有一颗向往飞行的心,更何况刚刚还经历过那种蹦不上去的尴尬场面。

此时,这杂毛鸟一句话,打动了张风。

“坐骑?你要认我为主?”张风心中虽然十分渴望,但表面上只是皱了皱眉头。

“没错!”杂毛鸟谆谆善诱道:“想一想,你还能找到其他的坐骑吗?老子堂堂大鸟天王,和你搭配虽然掉价,但也实在是天造地设,实力都低,但都能弄虚作假。”

“这简直就是天生的骗子组合!”

“到那时,你我一人一鸟特效全开,雷电环绕,异象加身,谁敢不恭恭敬敬?”

张风听到这里,内心火热,却依旧没有说话。

杂毛鸟见张风依旧没有反应,再次狠下心来,脸色难看道:“你若担心我日后背叛,老子教你一套炼狱炎火凤凰的不传功法,你可以将我收入丹田,更是能一个念头就让我魂飞魄散!”

“炼狱炎火凤凰?”张风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顿时一愣,记忆中,那可是四方卷里排名第三的凶兽,可将苍穹化作火海炼狱,神仙难敌。

“呵呵,徒有威名,思想却也被强大的血脉限制。”杂毛鸟冷笑一声。

张风看了看杂毛鸟眼中的仇恨,没有多问,松开了握着杂毛鸟的右手:“来吧。有个坐骑似乎也不错。”

半个小时后。

张风运转那繁复晦涩的功法,全身灵力仿佛化作火焰,整个人都有一种堕入无边炼狱的灼烧感和疼痛。

食指指尖自动裂开,逼出一滴滚烫鲜血。

随着那滴献血落在杂毛鸟身上,杂毛鸟的残破羽毛仿佛有一道光芒一闪而过。

张风睁开眼,看着眼前的杂毛鸟,心里忽然有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只不过自己在这心意相通之中占据上风,完全可以左右对方的生死。

“不错。”张风点点头,终于露出笑容。

而杂毛鸟也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桀桀,小子,你想让老子当你的坐骑,却想没想过老子想让你当修炼资源?”杂毛鸟哈哈大笑,“老子本就需要庞大的灵力来度过幼体期,但却根本无从下手。”

“如今你炼化了那么强大的天雷之力,又能震慑住那上千神魂,按照雷霆子所说,你肯定已经步入了元婴期,甚至是分神期!”

“现在你的练气气息,才是装出来的!其实你的丹田里全都是磅礴婴气!”

“如今你我一体同源,老子炼化你的婴气根本没有任何危险!老子这就去你的丹田里掠夺一番婴气!”

杂毛鸟奸笑着,神色激动的挥舞着翅膀飞向张风的丹田。

而听到杂毛鸟的话语,张风脸色极为古怪。

“那个,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体质有点特殊……”张风小声说道。

杂毛鸟哈哈大笑:“小子,体质特殊又如何,老子要的是你的婴气,又不馋你身子!”

“今日老子大鸟天王定能炼化出庞大婴气,度过幼体期!”

“小子,你也别跟老子动手。老子成长起来,对你也有莫大好处……只是你现在可能会有些痛苦,别担心,第一次都这样,我进去了啊!桀桀!”

杂毛鸟狂笑着冲入张风的丹田中。

但下一刻,张风丹田爆发出一声尖叫。

充满了不甘置信和绝望的尖叫:“这……这是……炼气期独有的斑驳灵力?小子,你特么玩我?”

张风脸色复杂的长叹口气。

“唉,我说过啊,可是你不信啊。我真的只是炼气期啊。”

“现在,你信了吗?”

气氛极度尴尬。

杂毛鸟在张风的丹田中几乎崩溃,它原本以为张风经过如此机缘,再不济也得是元婴期,而之前在雷霆子面前的练气修为,不过是伪装!

结果没想到啊。

这特么还真是炼气期啊?

你特么到底是什么垃圾资质,接受了这种积攒万年的天雷之力,竟然还是平平无奇的炼气期?

你的满级怕是炼气期一万层吧?

你口中的大道巅峰,怕是传说中的筑基期吧?

神经病啊!

在杂毛鸟满心激动的幻想着准备在张风的丹田大肆掠夺、迫不及待的冲入张风体内的那一刻。

迎接杂毛鸟的,没有一丝婴气。

只有满满的独属于炼气期的斑驳灵力。

在这一刻,杂毛鸟当时就傻了。

它的心底忽然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