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我真是练气期啊!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说,我家圣女哪去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 说,我家圣女哪去了!

张风两眼发光的拿起那一地的天材地宝。

他万万没想到,这李炎临走前还给自己送了一波福利。

真是个好人啊。

再想想那位不辞辛劳、带着全峰弟子帮上水圣峰搜集宝物的厚土峰首席弟子,张风忍不住感慨道:“这些首席弟子,都是好人啊。”

唯独自己不是。

非但不是,还把他们给弄没了……

惭愧啊。

但这惭愧并没有在张风心里持续到两秒,当张风再次看到手里拎着的几个天材地宝,心中再次喜悦起来。

对不起,在宝物面前,我张风莫得感情。

“这些东西是……”张风刚仔细打量一眼,忍不住失声道:“竟然都是千年已久的灵药?雪中莲,火中霜,还有这些灵芝灵参……”

张风手里的七棵灵药,竟然都是千年年份的灵药!

这收获远远超过张风的想象,原本在他想来,这天地玄黄图虽然自成一界,酝酿了无数天材地宝,但架不住每二十年就有一批弟子过来搜刮。

能有一株百年的天材地宝就算不错。

但没想到,这李炎身上的竟然都是千年年份的天材地宝,还足足七棵!

张风激动地双手微微颤抖,仿佛在捧着自己的命根子。

不,这就是张风的命根子!

在张风眼中,这些不再是天材地宝,而是自己步入筑基的无限可能啊!

“或许是因为李炎身为神火峰圣女的缘故,弟子们把找到的千年份的灵药都给她了。”张风一脸惊喜,“但这么一想,似乎还是有些夸张,这地方二十年一搜,就算有遗留下的东西,也不能连续五十次被没找到……”

但张风现在懒得去仔细想这些事情。

张风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两眼中的惊喜化作冷静。

四下打量片刻,张风掠出一段距离,跳上一棵平平无奇的参天大树的树冠上,身形彻底隐藏起来。

毕竟圣火峰圣女被自己干掉,那些圣火峰的弟子发现圣女消失不见之后,肯定会四处搜寻。

张风可不希望自己在吞食天材地宝的关键时刻被人打扰。

盘膝坐在树干上,张风深呼口气,稍微调戏了一下内息,随后直接拿起各种属性的天材地宝往嘴里猛塞,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都囫囵个儿的吞下。

这种吃法若是让被人看到,怕是都要以为这光头是在想不开,搁这儿自寻死路。

任凭是何等修为的高手,都不敢如此胡乱吞服。

这些天生地长的天材地宝蕴含的灵力都极为狂躁,凶兽凭借强大体魄可以直接吞服,但身体脆弱的修士从来都不敢直接食用,否则必定爆体而亡。

离州修士都是将这些天材地宝炼成丹药,将那狂躁的灵力炼化温顺,才敢吞服吸收。这也是为何每个宗门里都设置单独的炼丹房,而百炼门也凭借一手炼丹术傲立于三门之中。

普通的天材地宝尚且如此,更何况张风手中这些天材地宝足有千年年份!其内蕴含的庞大灵力是那些普通的天材地宝的无数倍!

而且还是蕴含不同属性灵力的天材地宝!

这换了谁来,都会在这庞大且狂暴的多种灵力碰撞之下,爆体身亡!

但张风不一样啊……

张风完全就没有任何顾虑。论吃,我张风还没输过!

你能弄乱我的丹田,算我输!

张风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丹田的容量到底有多大,但张风知道肯定很大。

男人,就是要大才行。

天材地宝被张风囫囵个吞下,入腹之后瞬间火热融化,迸发汁水。其中蕴含的庞大灵力也轰然爆发。

这磅礴灵力未经炼化,狂暴浓郁,甚至比紫灵丹都强了无数倍!

张风顿时若有所悟……或许对自己来说,吃丹药反而有点亏啊。以后弄不好自己得天天生嚼灵药啊……就怕那场面太过凶残,吓到师弟师妹们,万一再造成什么跟风模仿就不好了。

而就在张风分神的刹那,数道狂暴浓郁的不同属性的灵力纠缠在一起,在张风体内轰然爆发!

这爆发的威势,几乎能撕裂任何修士的身体。

然后还没等爆发呢,就被吸纳到张风的丹田里了,狂暴的不同属性的磅礴灵力,连点动静都没扑腾起来。

张风只是觉得经脉有些疼痛,然后就没了。

张风睁开眼,有些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这就没了?”

语气中还带着淡淡的失落和不满……

实际上,方才那灵力爆发虽然没有彻底发泄出来,但仅仅外泄的一丝余威,就足以震碎结丹修士的经脉。

毕竟修士最脆弱的地方,一个是丹田,一个是经脉。

但张风不一样……他的丹田本就稳如老狗,经脉更是经受过雷电炼化,步入炼筋境。

而张风对此完全不知,他甚至还在怀疑“这特么不会是假药吧?”

张风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如此庞大的灵力,竟然都没能让我突破到第三百零六层。”张风一脸悲伤,“何年何月才能步入筑基之中!”

“感受着那明明中的桎梏,至少还需要数十棵千年份的灵草才能突破!”

“我又从哪儿去找千年份的灵草?”

张风忽然感觉有点绝望。

其他修士的人生目标,一个个都是什么大乘,什么渡劫,什么不日飞升剑指大道。

自己堂堂离州麒麟子,上水圣峰首席弟子,天地异象加身,就这么牛逼的就是天才,所谓的人生目标是特么的筑基,关键还特么遥不可及?!

张风叹了口气,跳下树准备离开。

而就在此时。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一旁传出!

“上水圣峰的练气修士?”一个身穿圣火峰特有的红色长袍的圣火峰弟子冷着脸走来,看到张风之后顿时冷笑:“区区练气,都敢如此深入我圣火峰?当我圣火峰无人吗?”

“说,可曾见过我圣火峰圣女的踪影?说出来,我给你个痛快的!”

张风:“……”

张风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说……你家圣女,刚才已经没了……

毕竟刚刚灭了人家首席弟子,面对这圣火峰弟子,张风有些心虚,转身就想走。

“哼,你这练气莫不是被吓傻了?竟然在我眼前想要走?”那弟子见张风一直不说话反而转身离开,哈哈大笑,“放心,我此次出来只是来找我峰圣女,圣女充当斥候许久未归,我特来此查看。”

“只要你说出是否见过圣女,我定不为难你这区区练气!甚至可以放你走!”

“否则别怪我刀剑无情……”那弟子缓缓拔出宝剑拦住张风的去路,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而张风停下脚步,看着那弟子鼓鼓囊囊的怀里,也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这天材地宝,竟然自己长着腿送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