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我真是练气期啊!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悍不畏死

第四百二十三章 悍不畏死

自己特么这是被人给提起来了啊!

三十七号赏罚使脸色猛变,可无论如何挣扎,此时练气修为的他也完全无法抗衡那恐怖的巨力!

“怎么回事!”

“莫非这是海族的手段?”

“不,不对……是船上的那个人!”

三十七号赏罚使仿佛察觉到什么,脸色凝重的看向巨船,目光震惊的盯着那个抬棺黑人!

那抬棺黑人的恐怖修为以及冷漠眼神,连他都看不透!

还有那怪异的肤色和造型……

“这是高手!”三十七号赏罚使心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念头。

下一刻,三十七号赏罚使的脸色蓦然一紧,束缚全身的巨力在这一刻方向突变,裹挟着他直接朝着巨船飞去!

三十七号赏罚使脸色顿时惨白!

低下头,他朝着海面上其他的赏罚使大声呼救!

“兄弟们,快来帮我!”

“我被人抓住了!”

“可恶,快救救我!”

然而,面对这凄厉喊声,其他赏罚使一脸振奋,还带着一点点迷茫……

“他在说什么?浪太大了,听不清啊。”

“我好像听到他说,他要上去先杀人!让我们赶紧跟上!”

“一定是这样!看啊,他直接就一马当先的冲上巨船了,都不等我们!”

“真是厉害啊!这是何等的自信,快看,他冲过去了!”

“他冲到船首了!他要先拿那个平平无奇的练气小子的人头!”

“他速度更快了!他靠近那个练气小子了,他用脖子攻击了练气小子手里的剑尖……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他吐血了!他开始抽搐了!他不动了!”

这一刻,众多赏罚使忽然都沉默了。

实在是这一幕,有点诡异。

他们搞不懂,三十七号赏罚使为什么一把当先的冲过去,然后直接用脖子去洞穿了那炼气期手中的剑尖。

这暴躁脾气,恐怖如斯。

他们也搞不懂三十七号赏罚使为何飞了起来……实在是张风关闭特效之下使出的擒龙掌,根本没有一点气息流露。

他们更想不到,这是有人施展了炼气期的引力术。毕竟炼气期修为低微,术法也根本算不上术法,哪怕是他们,在南离海上用尽一身练气修为施展出的引力术,能提起一桶水就算不错了。

但很快,他们就明白了,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

只见三十七号赏罚使莫名其妙的死了之后,二十三号赏罚使紧跟其后,飞了起来。

二十三号赏罚使先是一脸迷茫,然后一脸激动和振奋,随即像是察觉到什么,开始挣扎求救……

然而,其余的赏罚使还是像刚才那样,一脸敬佩。

“二十三号也飞起来了!”

“真厉害!能在镇压修为的南离海九千里飞起来!恐怖如斯!”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谁能教教我?”

“他似乎在说,哈哈,兄弟们我先走一步!”

“看啊,他冲过去了!”

“看啊……他也死了!果然是先走一步!言出必行,佩服佩服!”

眼见八十二号赏罚使忽然也飞起来了,这一刻,赏罚使们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等等,我怎么感觉……好像这是被人抓上去的呢?”

“是啊,就跟抓娃娃一样,抓谁谁死。”

“看啊,八十二号也没了……”

所有赏罚使都谨慎的看着巨船上那抬棺黑人,加速冲向巨船,但下一刻,忽然有人发现了什么一样,瞪大双眼,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着站在船头那平平无奇的练气修士。

只见随着那练气修士的左手不断抬起放下,一个个赏罚使跟排着队一样,腾空而起,用脖子洞穿他手中的剑尖。

“不对劲!”

“是那个练气修士在动手!”

“该死,那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算了,先不管那些,已经被抓上去二十多个了,咱们赶快冲过去!不然只能等着一个个被抓!”

一众赏罚使瞬间明白了真相,踩在小舟之上,速度更快。

张风见状,连忙不断用擒龙掌鼓荡海水,打翻一个个小舟。

但那些赏罚使还是从四面八方的不断冲来,哪怕前进一步就会死,也毫不畏惧。

张风索性掏出一大把廉价飞剑,不断运转射剑术,一把把飞剑闪烁着暗淡的剑光,在月光下几乎完全融入黑暗,没有散发出一点威势,呼啸着冲向那些赏罚使。

只是一轮,这些平平无奇、没有半点凛冽剑气和剑光的飞剑,便直接洞穿了三十多个赏罚使的心脏,其上凝聚的天雷之力更是摧枯拉朽般摧毁一切生机,将尸体劈成焦炭。

这一幕极为诡异,那些赏罚使根本来不及说出什么,直接化作木炭。

“怎么回事?”

“该死,没看清啊!”

“发生了什么?我只听到了一点风声!”

其余的赏罚使看到同伴化作木炭坠入海中,一脸迷茫……实在是那些飞剑太过平平无奇,根本无法察觉到。

但即便这样,剩下的赏罚使依旧悍不畏死的朝着巨船冲去。

看到这一幕,哪怕是张风都忍不住出声赞叹:“不愧是有梦想的伟大组织啊,连丢掉性命都毫不畏惧,真是令人动容。”

张风都不忍心杀他们了。

搞得好像自己是终极反派大boss一样,在这儿屠杀有志青年。

然而,话音落下,巨船后方忽然传来一道阴冷笑声。

“小友谬赞了,我魔门等人可没有这么高的觉悟。”

这一句话突兀的出现,哪怕是张风都没有半点准备。

张风当时就脸色猛变,转头看向后方。

只见船尾,不知何时,有一道人影安然矗立。

依旧是一身鎏金猩红长袍,只不过其上魔纹更加繁复,带着玄妙之感。

唯独与那些普通赏罚使不同的是,那非哭非笑的面具如同纯金打造一般,在月光下反射出暗淡金光,看起来诡异却又尊贵无比。

张风眼中闪过一丝凝重,船上众人也瞬间如临大敌,火玲珑和蓝云更是对视一眼,冰火一重天准备就绪。

那人影却不急着动手,反而低头看看那些已经逼近巨船的赏罚使,冷哼道:“一群没用的废物,非得让本座亲自动手。”

“罢了,既然本座来了,你们都停下吧,免得一会儿被本座误伤,丢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