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我真是练气期啊!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没错,我繁殖了

第四百三十七章 没错,我繁殖了

不知道为什么,跟自己的分身交谈,张风总感觉怪怪的……

但下一刻,看着眼前的水分身,张风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张风之前一直在思考,等到自己离开南离海之后,要让谁来冒充那个舵主……

但这一刻,张风忽然知道了。

张风从储物袋里掏出那一身猩红长袍还有黄金面具,递给水分身:“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

水分身点点头,穿上猩红长跑和黄金面具,低沉道:“从这一刻起,老夫乃魔门南离海分舵舵主,南顶天!”

话音落下,水分身身上的一身天地异象瞬间消失。

仙气飘飘的淡漠气质忽然变得森然无比,整个人身上带着一股如同从地狱深渊中走出的冰冷。

与此同时,猩红的浓郁魔气自他身上轰然散出,笼罩全身。

身后,更有天魔虚影作为法身。

安静的海底山洞中狂风涌动,如同恶魔嘶吼,整个人身上说不出的邪气,尤其是那裸露的双手尽皆化为猩红的颜色,透露着无上的力量。

这一刻的水分身,与面前的张风,就如同两个极端。

一个仙气飘然如同谪仙人,一个魔气可怖仿佛魔君转世。

“有点过了啊……这威势和天魔体造诣,比之前的南顶天都恐怖多了……”张风砸吧砸吧嘴。

但张风随即就一脸满意的点点头,毕竟这“南顶天”看起来越强大,就越不敢有人挑衅。

这样就能更好地维持南顶天这个身份。

至于为什么特效会从仙气飘飘忽然变成魔道至尊一样的画风,张风琢磨着,这估计又是特效系统的入乡随俗……

“等我离开之后,你就带着魔门好好干!明白我的意思吧?”张风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水分身的肩膀。

水分身点点头,干劲满满道:“我一定好好带领魔门,努力奋斗,让上水圣峰早日崛起!”

张风:“……”

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对劲。

但的确就是这个思路。

见水分身的身形有些瘦削,不太符合南顶天的形象,张风掏出储物袋里存着的六千多把廉价飞剑,小山一样堆在地上:“你好像是吃法宝就能长大,对吧?”

别问张风为什么会随身带着这么多廉价飞剑。

身为离州麒麟子,张风多带几把飞剑当做备用,这很符合逻辑。

别问,问就是稳重!

“嗯,组成我身体的水,有些奇怪,可以吞噬法宝。”水分身点点头,随意握住一把飞剑,只见那把飞剑在水流的包裹下,快速缩小消失。

与此同时,水分身的右臂变得粗壮了几分。

水分身补充道:“我能感受到,吞噬的法宝品质越高,似乎我就能生长的更多。”

张风点点头:“那你在这里先忙着吞噬这些飞剑,我去把那个蛋煮了。”

水分身嗯了一声,开始一把把的吞噬飞剑,身体也肉眼可见的变得高大健壮起来。

任凭水分身自己忙着,张风走到火堆旁,安静的看着那个蛋。

张风呵呵笑道:“呵呵,海神,好算计,故意把那种吞噬铁锅的池水放在这里,就是不为了让我架锅煮蛋是吧?”

海神:“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我告诉你,这天下就没有我张小风看上了还吃不到的东西!”在火光照耀下,张风笑的格外恐怖和疯狂,森然的舔了舔嘴唇,“今天你的蛋,必须没!耶稣都留不住,我说的!”

说完,张风直接给那个比鸡蛋还小一点的白蛋扔到了火堆里。

我特么煮不了你,我还烤不了你吗?

扔到火堆里没一会儿的功夫,蛋壳开始微微摇晃。

一种高端食材的清香缓缓传出。

下一刻。

“咔~”

蛋壳碎裂出一条缝隙。

张风心中一紧,难道……则是海神下的蛋?里面是什么小海神?

却见蛋壳里忽然探出了一个小乌龟脑袋,只有拇指大小的小乌龟扒在蛋壳的边缘,一脸惊吓的看着下面正在燃烧的木炭。

小乌龟抬起头来,看到张风顿时人性化的流露出惊喜,随即,小眼睛中满是痛苦和泪水的看着张风,以稚嫩的声音奶声奶气道:“妈妈,妈妈,烫!好烫!宝宝好烫!”

张风嘴角抽搐。

叫谁妈妈呢,你个小王八犊子。

但随即,张风嘿嘿一笑,这玩意儿竟然是个王八蛋!

这东西好啊,大补啊!

张风柔声安慰道:“宝宝别怕,忍一忍,熟了就不烫了。”

小乌龟一愣:“???”

这……好像有点不对劲啊……这特么还是自己的妈妈吗?

应该是吧,毕竟是自己出世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人。

在小乌龟天生传承的本能记忆中,似乎,自己第一眼看到的就应该是自己的妈妈。

“好的,妈妈,那宝宝忍一忍!”小乌龟默默缩回了脑袋,呆在了乌龟壳里。

张风一愣。

这小乌龟,怕是个傻子吧?

张风等待了半小时,空气中的清香愈发浓郁。

张风忍不住感叹道:“果然是高端食材啊。”

众所周知,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

半个小时过去,张风看着那缩在蛋壳里的小乌龟皱眉道:“差不多熟透了吧。”

“差一点。”一动不动的小乌龟忽然抬起小脑袋,奶声奶气道。

张风:“……”

张风捏起小乌龟,发现,这小东西根本就一点都没熟啊……连特么烫伤都没有。

“不怕火?”张风一愣,随即目光惊喜:“看来是十分厉害的乌龟啊,要是吃下去,肯定大补!”

“算了,直接做个乌龟刺身吧!”

张风说完,把小乌龟放在地上,掏出空灵剑,安慰道:“别乱动啊,妈妈给你做个好吃的。”

“好的。”小乌龟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

“嗡~”

伴随着灵力注入,空灵剑微微震动,一阵凛冽的剑芒浮现在剑身之上,凛冽剑气如水流般游走剑身。

原本就仿佛水流凝聚的空灵剑,在这一刻翻滚沸腾。

张风爆喝一声,双手持着空灵剑,直接朝着小乌龟砍去!

孩子,别怪妈妈无情!

实在是高端食材,不能浪费啊!

一切,都是为了筑基!

说真的,要不是实力不允许,张风早就把外面那些海族霸主给炖了好吗?

现在好不容易逮着个小王八,自己能放过吗?

这肯定不能啊!

剑刃撕碎空气,带着仿佛能斩碎一切的锋利,在空中化作一道蔚蓝色的光,狠狠劈在小王八的壳上!

“轰!”

气浪翻滚。

张风呆呆的看着纹丝不动的小王八,再看看自己手中有点卷刃的空灵剑,脑子嗡嗡的。

“这特么……”张风有点懵。

小乌龟探出脑袋:“妈妈,再来一下,很刺激。”

张风用空灵剑疯狂的劈着小乌龟。

许久之后,张风看着大片卷刃的空灵剑,再看看一脸兴奋的小乌龟,整个人开始怀疑人生。

而就在此时,张风丹田内沉睡的杂毛鸟忽然蹿了出来,跳到地面上踩在小乌龟的背上,谨慎的打量着小乌龟。

“小子,”沉默许久,杂毛鸟声音凝重道,“你似乎,找到一个不得了的东西啊。”

“什么啊?”张风一愣。

杂毛鸟闭目片刻:“这小子身上的血脉,竟然比我都要强大几分,说实话,我对它竟然有一种想要臣服的感觉……你到底从哪儿找到的这个东西?”

“妈妈,这个鸟好丑哦。”小乌龟伸着脖子扭头看了看踩在自己后背上的杂毛鸟,顿时一惊。

杂毛鸟顿时勃然大怒,腾空而起,酝酿俯冲:“小王八蛋,老子跟你拼了!”

张风连忙拉住杂毛鸟:“行了,行了,这孩子净瞎说大实话。”

杂毛鸟正要还嘴,忽然一愣。

“它叫你妈妈?”杂毛鸟狐疑的看了看小乌龟和张风,最终,目光落在了那火堆中的蛋壳上,顿时一脸震惊的看着张风:“你竟然……牛逼!优秀!不愧是你!”

说完,杂毛鸟直接逃回张风丹田,语气恐惧道:“你虽然能跨越种族隔离了,但老子告诉你,老子是公的啊……”

“滚!”张风没好气的骂了回去。

再次看着小乌龟,张风脸色复杂了起来。

海神墓中的这个小乌龟,到底是什么?为何连杂毛鸟这个变异的炼狱炎火凤凰都对它忌惮无比,更是水火不侵刀剑不入?

它为何会出现在这海神墓中?

“看来吃不了了啊。”张风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随手把乌龟捏起来放在自己怀里,准备以后看看能不能想个办法吃了它。

没办法。

我张风,就是能吃。

收拾好小乌龟,张风抬起头来,准备叫水分身跟自己一起离开。

而就在看到那水分身的刹那,张风整个人都傻了。

只见,面前,足足七八个自己平平无奇的站在那里。

一模一样!

跟特么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旁边还站着一个身穿猩红长袍,戴着黄金面具的“南顶天”!

张风顿时一愣,随即感应到这些都是自己的水分身,而且也都可以被自己完全操控……

“怎么回事?”张风一脸懵逼的看着水分身“南顶天”,震惊道:“你,繁殖了?”

“那个……我似乎多吞噬了一些,体型变得有点太大了,然后我就寻思着排出去一些池水……”水分身南顶天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就出现了老二……”

“然后老二凝聚之后又有些瘦弱,我就让他吞噬一些飞剑,结果他又多吃了一些,长得太胖了,我让他排出去一些池水,然后就出现了老三……”

“然后老三凝聚之后又有些瘦弱……”

“然后老四……”

“然后老五……”

“然后……总之老九就那么出来了,我现在看老九有些瘦弱,想让他吞噬一些飞剑,可是飞剑没了……”水分身老大“南顶天”说到这里,挠挠头,“其实简单点说就是,对,没错,我繁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