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剑鸣今朝 > 第五十四章 客栈打闹

第五十四章 客栈打闹

云轩还坐在凳上,房门又打开,这回进来的是赵鹏,后面跟着小白,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跃上云轩的腿上,扒拉一下云轩旁边的桌子,又一跃上了桌面,两只小爪子捧起云轩的刚用过的茶杯,舔喝着里面的茶水。

  “刚和方墨对了一下银两数,还有一百二十六两。省一些应该能到羽玄宗的。”赵鹏说。

  “也不用太省了,不够的话我们半路想办法赚点。”云轩说。

  他已经把自己身上的全部银子放到了赵鹏的包裹里,在他自己的伞背包里放着其他杂七杂八得物品。

  包括青冥送给他的黑玉龟甲片,那是保命的好东西,至今云轩都舍不得用;还有清漓的画像,云轩像是当做宝贝一样护着放在包里;另外还有自己离开平安村前,父亲塞的几本书,说是修武不忘读书,等等一些物品塞满伞背包的大半空间。

  那女式如意项链被他戴在里脖子上,可云轩用不了,那神秘的黑袍人说要等到地魂境后滴血打开,能够储物,可啥是地魂境云轩都不清楚。

  “我和方墨还有乐乐一会想要出去逛逛,你去不去?”赵鹏这时心中雀跃地问,他出外的时间不多,到了这镇里觉得新鲜,正好有半天空闲,心里起了一番想要到处瞧瞧的心思;方墨那边估计是乐乐想要出去,他只好陪着。

  云轩看了看窗外,外面阳光正烈,这个时候出去不是蒸暑么,他说:“你们去吧,我在房里休息一会。”

  过了一阵,房里一阵喧闹,方墨和乐乐走了进来,又与赵鹏出了去,房间便安静了下来。

  云轩打开清漓的画卷看了又看,里面的人儿翩跹,画面虽是凝固,却让他想起了清漓在观荷小筑时为他跳舞繁花的美好情景,他对着画笑了笑,放回包里。

  拿起父亲给的一本书《唐史》,半躺在床上看了起来,小白趴在他旁边眯着眼睛,轻轻摇晃着尾巴。

  夏暑正浓,心静清凉,云轩昏昏欲睡,不觉间已是睡了过去。

  傍晚吃饭的时候,云轩他们坐在好客客栈的大厅的方桌旁,大厅里喧喧嚷嚷,不时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吃饭的人有行商、有江湖人、也有洛水镇的普通百姓,那中午喝酒的邋遢乱胡子汉子就坐在云轩后侧的桌边。

  从门口走进一个身材高挑的白衣劲装女子,手中提着一把装饰华丽的宝剑。

  云轩抬头看去,是吴凝霜,今日竟在这里遇到了。

  “吴凝霜来了。”他对桌边的人说,然后他朝吴凝霜点头笑了笑。

  吴凝霜眼睛扫了一下大厅,看见云轩与方墨他们,她收回了眼,冷着脸走向一个靠窗的空桌子,就像没有看到几个熟人一样。

  云轩见盯了一会吴凝霜,见对方不理自己,便继续吃饭。

  方墨是沉默的主,只是在云轩说的时候抬头看了一下,又继续吃饭,其实他也有点冷。赵鹏抬了一下头又低下去,他只跟吴凝霜匆匆见过一次。

  只有方乐乐抬着头,一直看着吴凝霜移动的身影说:“是那个送我们马的姐姐。”

  “姐姐这里坐。”方乐乐指了指她旁边的空位。

  吴凝霜朝方乐乐笑了笑继续走向那窗边小桌。

  方墨又看了一下吴凝霜,侧头对乐乐说:“吃饭,别说话。”

  方乐乐低下头,用饭碗挡着半张脸,抬起眼珠,一直盯着吴凝霜。

  云轩看见小白凳子上的盘子空了,又夹了一个鸡腿过去。

  过了一会,就听到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小二,来小壶竹叶酒。”

  云轩听到是吴凝霜的声音,他转头看了看吴凝霜,觉得有点惊异,吴凝霜和他应该是同样十五岁,怎么就喜欢上喝酒了。

  他自己以前只是有一次和表弟李言欢在一起的时,偷出舅父藏着的酒喝了一杯,很辣,然后醉醺醺地说话绕舌头。

  肖二娘端着小壶酒和一个酒杯走了出来,放到吴凝霜的桌子上,说:“客官酒来了,慢用啊。”

  她走过云轩身边瞟了云轩一眼。

  吴凝霜独自伴着几碟小菜和米饭,喝起了小酒。

  这时从不远的一个桌边站起两个男人,两人拿着大碗,其中一个还拿着个小酒缸,他们身体摇摇晃晃地向着吴凝霜走去。

  两人来到吴凝霜的桌子边,其中一个说:“小娘子生的真是漂亮,独自一人喝清酒哪能快活,来来,陪俺哥俩喝碗烧刀子。”

  说完他们坐到了小桌的侧边和对面。

  吴凝霜冷脸一凝,说:“不想死的给我滚。”

  坐在吴凝霜对面的人拿着酒缸,看着吴凝霜,说:“小娘子生气也这般美,来,喝了这杯。”

  他从酒缸里倒出一碗酒到自己的碗中,把碗递到吴凝霜的面前。

  吴凝霜一凝眉:“找死。”

  她右手突然抓住放在桌面右侧的宝剑剑柄,朝后一拉。

  “锵”

  剑吟声响起。

  宝剑刚被拉出一半,坐在桌子右侧的醉汉把手一伸,抓住剑鞘往剑柄方向一送,刚拉出一半的剑刃又被合上,他翻着眼说:“别生气,先喝酒。”

  他打了个酒嗝,一股酒气扑向吴凝霜。

  吴凝霜桌下的脚往右侧一踢,右侧的男子猝不及防,连人带凳朝着后面退去,凳已倒下,人继续朝着云轩撞来。

  云轩一脚扫向半坐着撞过来的醉汉左脚小腿,右手肘又撞向就要靠到自己的醉汉身侧。

  云轩并没想帮吴凝霜,他知道这女人猛着呢,用不着他出手,说不定出手了还会被鄙视,不过他也看醉汉不爽,干脆整一下他。

  醉汉被云轩一蹬一撞,左脚抬起,身子顿时失去平衡往右侧翻倒下去。

  “哎。”他喉咙喊出一声,身子翻滚着快要撞到另一边的桌子脚。

  另一边的胡子邋遢汉子正喝着酒,看见醉汉正向自己的桌子脚倒来,他的脚轻轻一碰旁边的凳子,凳子忽然快速移动,碰的一声,醉汉撞到移动的凳子,身体停了下来,倒在地上,扶着凳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那落在地上的碗一阵骨碌转动从一边台脚滚到了另一边台脚。

  吴凝霜一脚踢了侧边的醉汉,抓着宝剑向后退了一步站起,宝剑拔出大半,怒视着那还坐在对面的男子。

  那男子在自己同伴被踢出时,转头看着自己的同伴向后倒退去,他亲眼看到云轩的的一蹬一撞。

  他转眼看了吴凝霜,又微微晃着脑袋看向云轩,瞪大眼睛,脸上出现怒色,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小子,敢暗算我兄弟。”

  刚说完,他手中的碗连带着酒砸向吴凝霜,另一只手的酒缸砸向云轩。

  云轩侧身避开,酒缸翻滚着嗙啷一声砸到后面一桌人的桌面上。

  那男子见到云轩避过,“哼”,他哼出鼻音,脚下趔趄,左右拳头挥舞冲向云轩。

  他刚靠近到云轩他们桌旁,方墨从旁边伸出脚。

  “哎哟。”他向前扑出,扑倒到自己的兄弟身上。

  旁边的凳子被撞得翻滚出去,被压在底下的醉汉呃呃地呻吟着。

  那男子一阵乱摸,翻起身,“谁,是谁暗算我?”他朝着四周的人扫视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