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问鼎极峰 > 四百六十二章 雪山行

四百六十二章 雪山行

/

手中的剑逐渐回归,秦林对目前的修为还算满意。他看了看另外一个方向,那里有让他惊颤的气息存在。

“多谢···”他心中已然明了,对着空中行了一礼。

“无需言谢···”有声音自远处飞来,“主人说,你该去雪山了····”

“等待些时日!”秦林回江南,就是为了雪山,自然是要去的,但不是现在,“静受了伤,等她的伤好了,我会去的。”

灼眼在暗中叹息,带着林静上雪山,不管她的身份如何显赫,都是十分冒险的举动。但他来此,只是来看一看的,并不是要阻止谁。

“你的修为,让我很惊讶···”灼眼惊讶的不是修为,而是秦林能准确的定位到他的所在。

两者的修为差距这么大,是怎么察觉到的?这让他心中惊疑不定,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练了个假修为。这是整整一个大境界的差距,何其浩瀚的鸿沟。

如果他知道秦林此刻眼中弥漫黑色气息,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只可惜虚空隔绝了一切,他看不透。

“你好自为之吧···”灼眼既然已经暴露,那就索性不再停留。尽管没有做到主人的吩咐,但是秦林的修为,在江南地带只要不是家族底蕴出手,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江南如今,已经是老一辈强者凋零了。

苏家的人最近一些日子过的是心惊胆颤,那一夜的杀戮,让不少处于温室之中的年轻人呕吐好几日之久。

林静在苏刘氏的精心照顾下恢复的很快,主要还是秦林真的变了,变得让她受宠若惊起来。

“干嘛这样看着我···”秦林有些不明白,为啥林静的眼神·····像是花痴?

“我长的很帅?还是脸上有花····”

“不,你不帅···”林静很认真的看着这个男人,她的语气和神态都十分严肃,“但···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不过有一件事·····是该让你知道的时候了。”

·········

雪山之行是必须的,秦林在那里留下了承诺,如今是该还回去的时候了。告别了苏家的人,秦林带着林静两人向着雪山而去。

雪山距离林城很远,万里之遥以如今的修为来说,全力赶路也不过一日的功夫便可。但秦林不急,一路慢悠悠的胜似游山玩水,给林静介绍一些在北境没有的风光。

在风云秘境中他们也曾一叶扁舟顺流而下,那些日子是林静最开心的日子。不管好坏只要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开心的。

此时此刻的秦林,全心全意无微不至的呵护,让她倍感贴心。

“哼···让你骗我····”林静的小心思根本无从猜测,“喂···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做···”

“哈?”秦林不明所以,“什么是···”

“好啊···”林静颇为失望,垂头丧气的说道,“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傻子,怎么可能忘记?”秦林有些好笑的一把将她抱住,“诺···爱你···是不管每一天什么心情,都会想着你的,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不知道秦林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束鲜花,让林静惊喜连连。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心思···”林静欣喜的接过,忍不住在这鲜花上闻一闻,“回北境以后,咱们也种一些吧···”

“蔷薇不错···”

“算了!”秦林矢口否认,“不如换一种,比如水仙···芙蓉···都可以。”

“虽然难养一些,但是有你在,应该不是问题。”

“好啊···”林静满意的笑了。

她不知道蔷薇的典故,但是明白秦林在金云城的小院子里,有一片生机旺盛的蔷薇。而苏园里,也有蔷薇。

雪山还是雪山,它并不会因为江南发生什么变故而改变。它是地名,也是一个势力,一个游离在江南的规则之外的势力。

以秦林如今的修为,走过外围区域简直不要太轻松。随着高度的拔高,空气越来越寒冷。秦林从戒指里拿出一件衣服给林静披上。

“你啊,就是不太懂江南的气候···”

“江南,冷起来的时候,可能比北境还要冷···”

这哪里是天气的问题,根本就是这里住着一个圣人,才会影响了周边的环境。林静心里明白,雪山上有圣人····

关于“雪山无圣,可保无恙”的传闻,她作为林氏的代言人也是有所耳闻的。当然同时听说的还有那个爱情故事,和那一段可歌可泣的岁月。

“是不是当年雪圣离开之后,雪山就一直是如此···”

“对!”秦林很肯定的说道,“傲叔叔的心中,其实一直都很痛苦····”

“对雪圣的思念和对雪圣的承诺,他选择了承诺···”

“是啊!”林静望着高耸入云的山巅心有万千感慨,“要是我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不管前面是千山万水刀山火海,我都会去见你。”

“真的无法想象要抑制对你的思念,是一种怎样的痛苦····”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或许他的心里,有不得已的理由吧···”

对于别人的事,所知不多就别随意发言。这一点秦林做的很好,从来不会过度的去问一些不关心的问题。

“如果能得到雪山的支持,林氏在江南的行动是不是会顺畅很多?”

“那是自然!”

雪山是江南的势力,虽然名义上不属于江南,但它就坐落在这里,谁敢说不是?论影响力,其实雪山比学院还要恐怖。学院的影响力体现在民间,雪山的影响力体现在修炼者族群间。

这不是说学院比不上雪山,只是在行事手段上,雪山无所不用其极,它们有着自己一套不同于江南的原则,他们····信奉弱肉强食。

“有机会的话,与傲叔叔说一说···”

“雪山蛰伏的太久了,该动一动的时候,可不能懒惰了····”

半山腰处有狂风来袭,吹起了地上的雪花漫天飞舞,风中有呼啸声传来,这是狂狮的怒吼。当年秦林来此的时候还不太明白这怒吼的含义,如今算是了解了一些。

“走吧,不用怕···”秦林拉起林静的手,在这样的温度上,她纤细的手指被冻得有些发青,“这狮子,也就能吼一吼···”

“其实很温和的!!!”

狂狮是听不见,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在秦林的眼中算是温和的类型,不知道会是什么想法。

透过风雪与山间的身影对视,秦林再一次感受到他的强大,狂狮是雪山上当之无愧的强者,他的存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傲山竹的压力。

“小子,你找死···”狂狮化作本体,匍匐在风雪之中如同一座雕塑,“明知道小姐不喜欢,还带这样的人来,当我雪山无人?”

“前辈,喜不喜欢你说了不算···”秦林知道狂狮话是这么说,但真实是没有任何恶意的,“我与雪莲之间,有太多的说不清道不明,但是我既然敢带她来,就做好了一切准备。”

“哼···”狂狮依旧处于假寐状态,眼不见心不烦,“狡猾的人类···”

“走吧!”秦林直接抱起林静,“无谓的口舌之争毫无意义。”

“前辈你太执着于表象了。”

也就秦林敢这样说,换作江南任何势力的人,谁敢这么跟狂狮说话?活得不耐烦了。这货可是很久很久没有尝过人肉的滋味了。

果然听到这句话狂狮的嘴角龇牙咧嘴,随即又恢复正常,看着秦林远去的身影,巨大的身体蹒跚的翻了一下,换个更好的姿势。

狡猾也好,奸诈也罢,反正是该别人去操心的事情。

只要小姐愿意,他是不会说什么的。

可要是小姐不喜欢,管你林氏还是龙家,统统杀光就是了。

“那就是狂狮?”林静小声的问道,“这里的景色,倒有几分像北境····”

“他就是狂狮!!!”秦林回答了前半句,后半个问题自动忽略了。

北境和雪山,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林静难免会有这样的感觉。至于狂狮,秦林如今也明白,他的名声,其实在神域很响亮。

修炼者到达尊神境界之后,会在神域有一个很拉风的成为——尊者。普通人以讹传讹称之为至尊。

前者万魔林七大至尊,都是这个境界的人。

他们比一般的尊神境要猛,却又达不到神圣领域。为了更好的区分实力的差距,也就有了尊者这样的称号。

在尊者这一阶段,又有很多细致的划分,最让人羡慕不已的,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是半只脚踏入神圣领域的强者,有着一部分的神圣威能,故而被称为半圣。

在神域内,每一个半圣强者都备受关注。

而狂狮,就是其中最火爆的一位。神域内妖兽数量本就稀少,他的实力,足以挺进半圣前几,加上背靠大树,吸引的眼球不少。

“听说狂狮前辈和三叔有些交集···”林静只是听过这样的传言,并不肯定,“肯定是天天睡懒觉,修为落后了···”

“噗嗤···”秦林笑了。

林静自然是说笑话,这其中涉及到的问题他们二人现在还接触不到。

事实上,同等境界之下妖兽占尽优势,基本很少存在有人族能够在同境界和妖兽打平手的状况。

所以在跨入神圣领域这道门槛的时候,他们遭遇的困难也是难以想象的大。

林天朔和狂狮之间有些交集,如今林天朔成为神圣领域强者,而狂狮依旧是半圣,这中间有很多说不清的因素在其中。

再比如常年伴随杀圣的老龙灼眼,他滞留在这个阶段的时间更长,足足千年之久。

总而言之,妖兽的修炼和人族是有些不一样的。

所以秦林其实搞不清楚如今的雪莲到底是个什么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