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剑起长夜 > 第49章 对质

第49章 对质

燕拾一经脉的问题,除了莫敬天以外便很少人知道,李慕瑶、王太平两人也是在最近才知道了这个问题。

  只要燕拾一要做一趟中土神洲圣庙之行的有数几人,也是认为这只不过是这少年成为浩然剑主之后的一次例行公事,顶多就是认为这是少年的一次历练罢了,没有人知道这是莫敬天为了让燕拾一求助儒圣以彻底解决体内无法开辟洞府的大问题。无论是燕拾一,还是燕拾一,都没有将此行的目的告诉过别人,别说是大乾圣皇,就算是梅清秋或教宗,也未曾提起过。

  所以在听到叶新平说出燕拾一经脉有问题的时候,无论是教宗还是圣皇,都觉得惊诧,这少年真不是个安分的主,总是要弄一些惊人的事情出来才肯罢休。

  “叶院长,会不会是你搞错了?”教宗微笑着说道。

  其实教宗自己也觉得不可能,这样问只不过是一时的缓兵之策而已,就算叶新平再如何对燕拾一看不顺眼,也不可能在这样的事情上面说谎,因为只要别人再检查一下便能知道真假。

  还没等叶新平反应,圣皇立刻接着教宗的话说了下去,说道:“教宗说的也有可能,刚刚娄院长也没瞧出燕拾一有什么问题。”

  娄明月点头说道:“我确实没有发现燕拾一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叶新平冷笑说道:“或许是娄院长有心为之呢?”

  娄明月大怒,喝道:“叶新平,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就是说我是燕拾一的同党了,连我也是魔族的奸细了!”娄明月不依不饶继续说道,“那我这魔族奸细可算是厉害了,在大乾皇朝隐藏了上百年,竟然没被人发现!”

  叶新平被娄明月一阵抢白,气得吹胡子瞪眼,就是说不出话来。

  曹子元缓缓起身,笑着说道:“娄院长你先消消气,叶新平也不是那个意思。不过你说燕拾一没有问题,叶新平又说他不对劲,这样争下去也真不出个所以然,倒不如从新找个人检查一下燕拾一的身体,若是没有问题,那就真的没有问题了!”

  娄明月与叶新平几乎同时问道:“找谁?”

  曹子元向场中众人环视了一眼,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现在这种情况,圣皇陛下跟教宗大人也不方便亲自检查,那我们这几人之中,最能让彼此信服的就只有江啸天江宫主了!”

  大乾圣皇与教宗互视一眼,暗自冷笑,他二人哪里听不出来曹子元话里头暗中所指他二人包庇着燕拾一。

  不过曹子元提出让江啸天再次检查燕拾一,也算公允,江啸天此人向来便对大乾忠心耿耿,性子又是直爽说一不二,也不曾有过污蔑别人的行为。

  众人纷纷同意曹子元的提议。

  大乾圣皇望向燕拾一问道:“拾一,你有没有问题?”

  燕拾一摇头笑道:“没有问题!为了解除曹院长跟也院长的疑虑,就请江宫主再检查一次我的身体!”

  江啸天没有说话,他就算再没有心机,到了此时也已经看出圣皇跟教宗有心护着燕拾一,而他自己却是相信燕拾一肯定是有问题。若是等一下经由自己检查,燕拾一没有问题还好。若是查出了燕拾一有问题的话,那他将不知道如何面对圣皇!

  “怎么?江宫主觉得有问题?”曹子元见江啸天迟迟没有反应,以为他反悔了。

  江啸天一咬牙,死就死吧,也是自己劝谏圣皇要严查燕拾一的,既然现在陷入困局,不如就由自己亲手了断,事后若是圣皇怪罪下来,自己一力承担便是,何况自己心向明月,对圣皇也算是俯仰无愧。

  “没问题,那就由我再一次检查一下燕院长吧!”江啸天沉声说道,“燕院长,得罪了!”

  燕拾一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江啸天一下子扣住了燕拾一的脉门,见这少年竟然不躲不闪,丝毫不惧,心头暗道:难道是自己错怪他了。

  叶新平急声说道:“江宫主,我没说错吧,燕拾一的经脉有问题!”

  娄明月哼道:“江宫主都还没有说话,你急什么!”

  江啸天扣着燕拾一的脉门一直没有放手,只是脸色却越来越严肃。

  大乾圣皇暗叫一声不好,江啸天的性格他知道,对自己的忠心也无需怀疑,现在连他也是这般模样,只怕是燕拾一真的有问题了!

  “江啸天,有什么话就直说,无需隐瞒!”大乾圣皇缓缓说道,心里头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燕拾一淡然笑道:“江宫主,有什么问题,你不妨直说,没必要隐瞒!”

  江啸天奇怪地望着他,暗道: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你胆子大到无所畏惧。

  江啸天摇了摇头,说道:“圣皇陛下,教宗大人,燕拾一的经脉确实有问题,而且依我看来,他很有可能就是魔族的血脉!”

  大乾圣皇闻言一震,想不到果然是最坏的结果,看向叫教宗的时候,却见他神色平静,似乎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教宗确实认为燕拾一不可能有问题,这少年时莫敬天选中的人,莫敬天再怎么老眼昏花,也是曾经的浩然剑主,也是大乾有数的仙人境之一,虽然与燕拾一有一份或师徒或父子的情分在里头,但也万万不可能拿大乾、那人族的命运开玩笑。何况,就连浩然剑灵最终也选中了燕拾一,这更加说明这少年的身份不可能有问题。

  教宗喝道:“江啸天,这可是很大的指控,你可不能信口开河!”

  江啸天沉声说道:“教宗大人,难道你还怀疑我江啸天的为人不成,我与燕拾一没有利益纠纷,也不像曹子元跟叶新平与他有着旧怨,断然不会陷害燕拾一!”

  燕拾一轻笑,对江啸天有了几分好感,这人看起来虽然像是莽夫,但胜在性子够直接有什么便说什么,一句话便捅破了曹子元有心陷害自己的事实。

  燕拾一笑道:“我虽然跟江宫主没有过深交,却愿意相信江宫主的为人,你有什么话便说出来吧!”

  江啸天向圣皇望了过去,将他对自己点了点头,这才说道:“我刚才检查了燕拾一的经脉,发现他的经脉比起人类要足足宽了一倍。”

  人的经脉有大有小,江啸天说的宽了五分,所有都知道他是以正常人类修士的经脉作为比较。

  虽然有些修士天生异禀,经脉比起其他人要宽了一些,但也万万不可能像江啸天所说的这般宽了一倍,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燕拾一的经脉就太过离谱了!

  叶新平喝道:“这还说燕拾一不是魔族的血脉?”眼神却只是盯着娄明月。

  娄明月这次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燕拾一,缓缓摇了摇头,有心帮他却也无能为力了。

  曹子元却只是冷笑,这次燕拾一这小子逃不了了吧!

  教宗走了过来,来到了燕拾一的面前,检查了一下燕拾一的经脉后,向大乾圣皇摇头苦笑,原来江啸天说的都是真的。

  魔族与人类比起来,身材高大匀称,最先的魔族都有着金色或是棕色的一头卷发,有着深邃的幽蓝眼眸,体内的经脉也比人类宽大许多,一般的魔族经脉也是人类的两倍左右。随着魔族的繁殖,许多魔族在外形上已经有了变化,到了今时今日,已经很难从发色跟眼睛眼色,判断魔族与否。唯一能作为判定的便是体内经脉的不同,因为再怎么改变,魔族体内宽大的经脉还是不曾发生变化。

  大乾圣皇皱起了眉头,这事情有些棘手了。

  “燕拾一,你有什么话说?”圣皇沉声说道,语气掩饰不住地难过,这是他最看重的少年,比被誉为大同年轻一辈第一人的杨长街还要看重几分。

  曹子元喝道:“还有什么好说的,魔族逆党,人人得而诛之!”

  叶新平祭出了飞剑,剑身震颤,已经跃跃欲试。

  教宗一扬手,便有无形的起劲将叶新平的飞剑震慑住,轻声说道:“拾一,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有什么解释赶紧说出来,不然,我跟圣皇也无法帮你!”

  燕拾一神色平静,淡然说道:“我的经脉是经过丹药的改造,所以才会比寻常修士宽大一倍!”

  曹子元喝道:“胡说八道,这世上哪有这种神奇的丹药,可以改变修士的经脉!”

  燕拾一笑道:“曹院长不知道,只是你自己孤陋寡闻罢了,却也不能因为你的无知便断定这世上没有这样的丹药!”

  “你......”曹子元手指并指如刀,双目闪着怒火狠狠瞪着燕拾一。

  “跟他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拿下他就是了!”叶新平苦于飞剑被教宗压制住,只能在一旁提醒曹子元。

  曹子元喝道:“此言有理,欧阳宫主,还等着做什么,与我并肩诛杀魔族异类!”

  欧阳洛气苦,看出圣皇、教宗有心护住燕拾一,所以一直静观事态发展,哪知道曹子元死活要拉自己下水。

  “好!”欧阳洛无奈苦笑,一挥手也是祭出了飞剑。

  曹子元的飞剑也在绕着他自己飞了三圈之后杀气腾腾的横在身前。

  “慢着!”大乾圣皇一声大喝,金色皇袍的长袖挥舞,瞬间便将曹子元与欧阳洛的飞剑压了下去,“指控一名大乾六院的院长是魔族逆党,这可不算是小事情,这不单单是燕拾一的事情,还关系到大乾的颜面!”

  教宗也喝道:“诸位稍安勿躁,且听一听燕拾一作何解释!”

  曹子元哼了一声,寒声说道:“燕拾一,就让你多活片刻,有什么遗言快点讲!”

  燕拾一笑道:“枉你们是大乾修行界的大人物,难道连“一登楼”也没有听说过?”

  原来他体内经脉的变化全是“一登楼”的功劳,一登楼不但让他打通了一直无法打通的十八处窍穴,连着将他体内的经脉也扩宽了一倍有余。

  “什么?”圣皇惊呼,喝道,“你是说你是一登楼将你体内的经脉扩宽了?”

  燕拾一点头,说道:“正是!”

  教宗跟圣皇同时舒出了一口气。

  大乾圣皇点头,这倒确实说得过去,“一登楼”的神奇他也听说过,却见教宗向他微笑望来,二人都知道燕拾一的难题算是解决了!

  哪知道曹子元还是喝道:“胡说,这怎么可能?一登楼何等神奇,这丹药原本是清净天下之物,是道祖得道之时散发的霞光所化,当时也仅仅只有六颗,道祖三弟子用掉了一颗,无量天下佛子又用掉了一颗,全天下就只剩下四颗,这四颗听说全都珍藏在清净天下的玄都观,燕拾一怎么可能拿得到!”

  叶新平也喝道:“没错,燕拾一从来没有走出过帝都一步,他从哪里得到“一登楼”,还是说这丹药自己长了脚飞到了他面前等着他来捡?”

  教宗跟圣皇却不说话了,二人只是相对微笑,这帝都就有一颗“一登楼”,只是他们想不到的是,那女孩居然舍得将他送给燕拾一。

  燕拾一沉默了,之前就听王太平说起“一登楼”的神奇,却没想到竟然珍贵到这样的地步,也在心里奇怪李慕瑶母亲的身份,这六颗丹药竟然能够得到一个,难道是说她的身份不下于道祖弟子或是无量天下的佛子?

  娄明月本来还替燕拾一高兴,却见他良久没有说话,忍不住说道:“燕拾一,你这丹药是怎么得到的?”

  燕拾一终于回过神来,微笑说道:“这丹药是李慕瑶送给我的!”

  “啊?!”

  曹子元跟叶新平同时惊叫了出来,从对方的眼睛里都发现了一般无二的无奈神色,这少年果真要命,想尽一切办法也没能将他除去。

  当燕拾一提到李慕瑶的名字,他们便知道再也无法构陷他了,李慕瑶真正的身份别人不知,但他们这几个大乾修行界的大人物还是知道,就算一开始不知道,也从后来的只言片语里头猜到了几分,在联想到李慕瑶母亲的身份,要说李慕瑶手中有“一登楼”,他们就算不愿意相信,也是非信不可了!

  曹子元还是嘴硬,说道:“空口无凭,“一登楼”这么珍贵,就算李慕瑶手中真有一颗,却又怎么愿意送与燕拾一!”

  大乾圣皇已经不再担心什么,笑着说道:“既然曹院长还有疑虑,那朕这便命人将李慕瑶传来问话,真假一问便知!”

  “来人!”

  圣皇一声大喝,守在大殿门外早就等着皇帝召唤的小太监屁颠屁颠地小跑了进来。

  “传朕旨意,将李慕瑶带进宫来!”大乾圣皇说道。

  “是!”

  小太监领命而去。

  大殿中众人心思各异,只有燕拾一偶尔与大乾圣皇或是教宗说着玩笑话。

  曹子元神态压抑,双眼似乎要喷出火来,其实不用圣皇召唤李慕瑶,他自己也可以判定燕拾一所说不假,本来想借着大乾六院对圣皇教宗施以压力,将燕拾一一举压垮,想不到还是要被这小子逃出生天。

  曹子元向叶新平不断地使着眼色,叶新平却猜不到他的想法,只是不断地摇头。

  曹子元不再顾虑圣皇教宗二人是否能够听到,以心声向叶新平说道:“你找个借口出面与燕拾一过过招,顺便一举将他重伤,若是能杀死他那就更好了!”

  叶新平愕然,自己虽然跟他一样恨不得杀了燕拾一,但也会权衡利弊,看看场合,没想到他恨燕拾一恨到了这样的地步,居然想着在皇宫里头将燕拾一重挫,不说教宗跟圣皇同不同意,就说这借口,他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只是推开自己跟曹子元的亲戚关系不说,自己还有把柄握在他的手里,若是不同意,只怕他不会有好果子给自己吃。

  叶新平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做,急得额头已是微微冒汗。

  圣皇与教宗同时笑了出来,曹子元跟叶新平偷偷摸摸的勾当哪里瞒得过他们的而过。

  这皇宫是圣皇的皇宫,也等于是圣皇的小天地一般,在皇宫里头,圣皇就是至高的存在,一切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就像圣皇在他的玄乾宫一般。教宗却是因为圣皇给了他权限,只要圣皇答应,他便可以窥探皇宫中的一切。

  圣皇一声冷笑,对这大乾六院的院长失望越来越甚,大乾要不是有玄乾宫,这醍醐洲最强大帝国的地位早就不保。一个个的一天到晚想的都是勾心斗角的事情,这些倒也罢了,这些人修为说不上高明,胆量更是不要提了,若是叶新平敢直接无视他跟教宗,直接跟燕拾一叫板,说不定还会对他高看几分,现在却是这般的畏首畏尾。

  教宗却是笑得云淡风轻,他对燕拾一这少年一直都有信心,比斗这少年就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过燕拾一现在也就是聚灵境,而且浩然剑还没在手中。

  曹子元听到那两声笑声,便知道事情不妙,一切都瞒不过那两个老王八,把心一横,说都说了,索性就一做到底!

  “燕院长!”曹子元说道。

  燕拾一微笑道:“何事?”

  曹子元笑道:“燕院长少年英雄,威名现在传遍这个大乾皇朝,成了许多年轻人心底仰慕的对象。说起来我有几分佩服燕院长,一直便想与燕院长切磋一番,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现在正好大家都闲着,不如就切磋一下如何?”

  燕拾一笑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曹院长想切磋便切磋一下吧,只是不知道曹院长打算要文比还是武比?”

  曹子元一愣,问道:“什么文比武比?”

  燕拾一说道:“文比就是大家吟诗作对,谁对不上就算是输了。武比就是我们两个过过招,输赢由大家判定!曹院长,在我看来,拳脚无眼,不如就文比好了!”

  曹子元暗骂一声:臭小子滑头得紧,只是谁会跟你文比!

  其实他却是想岔了,燕拾一并没读过几本儒家典籍,真要文比,顷刻间便会露了馅,无比反倒可以放手一搏,一个不慎,说不得曹子元便真要阴沟里翻船了。

  “武比好了!”曹子元说道,“大家都是饱读圣贤书的人,肚子里都是文墨,文比不知道要比到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而且我也一直想再次看到燕院长单日击败寒潜龙所用的手段!”

  谁都知道他这是在暗示那天燕拾一在殿前比试所用的魔族术法。

  燕拾一笑道:“武比便武比了,一切随曹院长高兴,只是希望等一下曹院长念着小子修为寻常,让着我些许!”

  曹子元暗笑:现在求饶有什么用,我不打你个半死,我就不姓曹!

  “那边请圣皇陛下跟教宗大人做个见证。”曹子元向那两位拱手说道。

  教宗点头微笑。

  圣皇却说道:“向燕拾一说的拳脚无眼,朕还是希望你们能够点到即止,不要造成杀伤!”

  曹子元哈哈大笑,喝道:“圣皇陛下但请放心,我不会打死燕拾一的!”

  燕拾一也不生气,笑道:“这便先谢过曹院长了!”

  两人便在大朝会的场地站好。

  “燕院长,亮出你的浩然剑吧!”曹子元喝道。

  燕拾一笑道:“对不住了,来得匆忙,剑也忘记带了!”

  曹子元以为他在戏弄自己,剑修飞剑随身,哪里还有需要携带的道理,却不曾想到燕拾一只是刚刚踏入聚灵境,顶多勉强能够御剑飞行,洞府未开,哪里装得下飞剑。

  曹子元已经祭出了飞剑,顿时寒光乍现,气劲呼啸迸射,顷刻间便充斥了整个大殿,不断朝着四周蔓延,剑芒想着燕拾一狂涌而去。

  燕拾一以武夫的修为对抗,双拳砸出,拳罡荡漾而过,拳影将剑芒震开了一阵涟漪,而他自己却无视剑意临身,整个人带着成片的拳影快速地朝着曹子元砸去。

  “嘭!”

  殿内响起了一声惊天巨响,霎时间,剑芒拳影撞到一起,掀起了一阵阵无形的震荡。

  观战众人,纷纷对燕拾一刮眼相看,想不到这少年体魄强悍到这样的地步,竟然以肉身与剑意相抗,而丝毫不落下风。

  却不知燕拾一身上穿着李慕瑶相赠的护身法袍,等于无形中加了一身的护身罡气,可以无视中五境剑修的攻击。

  曹子元没有气馁,哈哈大笑道:“这只是开始,燕院长你可不要输得太难看!”

  燕拾一平静以对,一拳在前,一拳横在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