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特种岁月 > 第990章 被轮

第990章 被轮

“怎么又是我们当kb分子?”

海边的部队营区的一个仓库楼房里,身穿激光战术模拟系统的刁珂摸了摸自己的蒙面头罩,对站在房间另一头的李瀚宇愤愤不平道:“这都第三回了!”

李瀚宇倒是镇定,他伸手摸了摸放在自己跟前的“人质”——这是一个塑料假人。

“为什么?大家心里没点儿逼数吗?”

看起来,李瀚宇有些愤愤不平。

“我们前几次突击被人虐惨了,当突击队员每次都被人家匪徒反杀,不当匪徒还能干吗?你见过这么丢脸的突击队员?”

这次动力三角翼也算是技术类培训,刁珂这几个兵,这回算是美得冒泡。

跟着庄副连长来这里,吃好住好又开了眼界学到了东西。

来之前担心被老特们鄙视,可没想到庄副连长居然那么牛逼,第一天试飞就树起了4师的旗杆子,让别那些老特们不敢在自己面前人五人六的。

不过,这种傲娇的自信没有维持多久,又被沉重打击了。

因为动力三角翼的应用往往涉及到战术行动,所以每天都要按照编组进行战术演练,也顺带也进行了一波cqb的突入训练。

由于这里有现成的码头和一些军舰,因此有50个小时的vbss训练。

但凡这种训练,就有突入方和扮演匪徒的防守方,模拟人质营救和斩首、抓捕等等。

要说玩这些科目,4师的侦察兵们还真不是各大区老特们的对手。

毕竟庄严这才刚刚任职两个多月,这些训练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连上去的,各大区的老特们每年都有各类科目的专业集训,都是行家里手,侦察营从前是侦察连,侦察连从前没这类如此专业的训练,也就是庄严上任才逐步开展了其中一些城市作战、室内近战等科目,但水准嘛……

在老特们面前,也只能呵呵了。

也是因为这个,当了几次突击队之后,4师的侦察兵们被人彻底嫌弃了。

突击队员当不好,那就当匪徒去算了。

反正科目总归有人要当匪,侦察营是“旁听生”,当个匪,还是可以的。

这是庄严的命令。

用他的话说,当个匪,好好观察老同志们是怎么突入的,是怎么快速据枪快速射击的,是怎样制定突入方案的。

4个兵也只能认命。

确实每次扮演突击队一方,每次突入刚进门就被人打死,每次死得都十分的迅速,一进门就浑身冒烟,一冒烟又挡住后面的实现,一慌张立马又全军覆没……

刁珂等四人虽然在侦察营里算不上应用射击类的尖子,不过好歹也不算是垫底的货色。

来这里,那点点小自信被摧毁得彻彻底底的。

李瀚宇拿起对讲机,和另外一个房间的陈英才通话。

“英才,我们都当了一上午的匪了,咋一个突击队员都干不死?我们有那么菜吗?”

对讲机里传来了陈英才的回答:“我们不是菜,是特别菜!每次我刚举枪,射击线都还没构成,就被人打得浑身冒烟了,我日他娘的,这帮家伙不是人,他娘的是牲口啊,怎么会那么快!”

实力上的碾压,让四人唏嘘不已。

刚被庄严派去当匪的时候,4人还相互碰拳打起,说当突击队员突入是攻击方,当匪是防御方,以静制动,搞不好能干掉那帮老特一次,挽回点面子。

结果没曾想,这一早上,匪都当了3回了,愣是一个老特都没干掉,毫无例外都是被人打得脑袋冒烟。

“越强,你那边情况怎样了?”

李瀚宇忽然想起了楼顶放哨的陈越强。

他看了看表,觉得下次攻击也差不多要到了。

对讲机里没回应。

李瀚宇顿时警觉起来。

“刁珂,不对劲!”

他按下对讲机,呼叫在另外房间里的陈英才。

“英才,你去窗口看看,是不是他们那帮孙子来了。”

刚才还和自己对话的陈英才居然也没了声息。

“我去!来了来了!”

李瀚宇赶紧将塑料人质挡在自己面前,往墙角退去。

刁珂站在他的对角,靠着墙壁,手枪也对准了门口。

他暗暗咬牙,这回只要门口有人影晃过,就抢先开枪,就算不能打中,也将那帮老特压在门口再说。

不能在让门轻易得手了!

奶奶个熊!

不能让他们小瞧侦察营了。

俩人利用房间里的廊柱,隐藏在后方。

一般性的突入行动,都要进门之前扔个震撼弹之类。

不过考虑到安全性,所以使用的是威力很小的练习弹,指挥腾起一点烟雾,也不会真把人震晕。

所以在cqb训练的突入行动中,进攻一方总是比较吃亏。

这也是为什么刁珂和李瀚宇躲在柱子后面,觉得这一次至少能干掉一两个老特的原因。

不过,之前陈英才那边连枪声都没听见,这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楼顶观察放哨的陈越强,怎么一个警报都没有,忽然就销声匿迹了……

看来这回老特们用上了消声武器。

刁珂和李瀚宇这几个侦察兵这回算是长见识了。

老特还真不是一般的兵。

之前一次,他们甚至把这个房间另一扇门给炸了,将室内的两人注意力吸引过去,却从另一扇门突然破门而入,连震撼弹都没扔,直接进来就爆掉了刁珂和李瀚宇。

这一次,俩人商量好了。

门有两扇,每人负责一扇,无论有什么动静,目光都不离开自己负责的那扇门。

这下,看他们怎么进来。

除非……

这帮孙子能炸墙?

周围静悄悄的,门外的走廊也是静悄悄的。

俩人竖起耳朵,各自盯着自己那扇门。

只要有一点点脚步声,就能判断老特们到了什么地方。

可是,等了好几分钟。

还是没动静。

刁珂没敢挪开视线,却压低声音问:“瀚宇,你说他们会不会……”

话音未落,其中一扇门的右侧忽然传来了一声轻微的“沙”声。

这是战术靴踩在水泥地面的细沙粒时候发出的摩擦声。

“来了……”

李瀚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俩人死死盯住门口。

现在,就等老特们出现,这回他娘的不瞄准了,一顿猛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