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芯 > 终极大武神 > 第716章 直面

第716章 直面

艾冲浪对血魔教的轻视之色,自然被时刻关注着他的李飘衣瞧在眼里。

  为了打消他的轻视之心,李飘衣微微一笑,将此次袭扰和伏击的情况,向他详细叙述了一遍。

  艾冲浪闻之,不由感慨道:“大戏精前辈果然演技高超!这演戏的,简直出神入化啊!佩服佩服,感谢感谢!哈哈,血魔教完全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古怪老头哼道:“不要小看了血魔教!如果正面开战,以四名小武神,加上那数千精锐之师的实力,绝对可以横扫整个大宇武林!”

  艾冲浪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前辈所言极是!各位抓紧休整吧,接下来的决战无异于生死存亡之战。”

  古怪老头问道:“阵法已然完备?”

  艾冲浪点头道:“万事俱备,只待厮杀!”

  ……

  飞龙宗上下,包括前来支援的西域武林界,在进一步熟悉了自己的战斗位置后,立即转入了休整状态。

  这一战,不仅关系着飞龙宗的兴衰存亡,跟西域武林界,乃至天下武林都干系极大。

  飞龙宗这个桥头堡一旦失守,邪道在血魔教的带动下,必定会蠢蠢欲动,必定会兴风作浪。

  久而久之,大宇武林邪必压正!

  经过休养生息,血魔教的势力愈加强盛之后,当是会将爪子伸向他国武林。

  纵观天下武林,拥有血魔教这般实力的宗派,绝无仅有。无论是尖端战力,还是综合实力。

  如此一来,这块异世大陆,必然呈现出一个邪气纵横、群魔乱舞的局面。

  以邪道行事之肆无忌惮,天下苍生岂非从此生活中水深火热之中?

  ……

  这一战,对双方来说,都是一场输不起的生死战。

  血魔教败,将再次处于人人喊打的局面。

  连生存,都是问题。

  即使侥幸逃得一命,势必又得进入蛰伏期!

  而这一次蛰伏,恐怕时间更久,也更危险。

  事可一,可一而再,不可再而三。

  毕竟,血魔教已经先后两次想要称霸武林了!就算武林正道反应再迟钝,又岂能再轻易放过他们?

  飞龙宗败,不但全宗上下性命难保,天下武林也必将处于一片混战之中。

  即便不为天下苍生计,为了自己,为了亲朋好友,为了西域武林,艾冲浪也绝不允许失败!

  ……

  这一日。

  天高云淡,秋风送爽。

  不知不觉间,时令已是来到收割的金秋季节。

  距离血魔教进入西域地界,已过去三月之久。

  就算大军行进速度快不起来,就算被袭扰组和伏击组迟滞了行程,想来也应该要到达飞龙宗了。

  果不其然!

  日上三竿之时,飞龙宗派出的探子来报:“启禀宗主,血魔教前军已近至百里开外。”

  艾冲浪精神一振:“中军又在何处?”

  “距离前军十数里!”

  “相隔这么近?”艾冲浪哈哈一笑,“看来对方阵中并无行军打仗的好手。此战,我方必胜无疑。”

  笑过之后,大手一挥:“辛苦了!去歇着吧。”

  那名探子一怔:“宗主,无须再探了?”

  艾冲浪点头道:“嗯,区区百里路程,纵马急行之下,最多两个时辰!无须再探。况且,还有几路探子未归呢。”

  ……

  在那探子退下后,艾冲浪吩咐立即做好战斗准备:再一次进补能量、再一次检查装备。

  而此时,粗通兽语的李飘衣,早跟三支猛兽大军打好了招呼:跟之前迎接三十万皇庭军方一样,大战进入白热化时,突然分三路抄敌后路,打他个措手不及。

  激烈的战斗,会令人疯狂。

  修炼血魔功之人,如果自制力稍弱,在见了血之后更会状若疯狗!

  因此,即便血魔教对飞龙宗的三支猛兽大军早有防备,但随着战斗的白热化,防备者或许会将自己的防备任务抛之九霄云外也不一定。

  如果各路援兵恰好能赶上决战,届时定能让血魔教四面楚歌!

  这,是艾冲浪能想到的最好的战斗进程。

  ……

  未虑胜先思败。

  艾冲浪行事,喜欢凡事往最坏的方面想。

  这并非他生性悲观,而是他和‘丹田大能’都两世为人后总结的血的教训。

  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就会尽最大的努力避免产生这个结果,就不会陷入猝不及防之中。

  这样一来,最坏的结果多半不会产生。

  艾冲浪所预想的最坏结果:手段用尽之后,如果仍然抵挡不住血魔教的攻击,只得退入护宗大阵之内,依靠护宗大阵固守待援。

  在他想来,大宇武林和皇家卫队,甚至是大宇军方,都不会坐视飞龙宗陷入苦战之中而不顾。

  毕竟,皇家卫队和大宇军方如今是掌控在俞长生和宁猛手中,他们都是自己人。

  而且,大宇王朝皇帝李树正更是自己的泰山大人,岂能做隔岸观火之事?

  综上所述,血魔教此番进攻飞龙宗,失败的结果已是早就注定!

  ……

  当然,以艾冲浪的骄傲,绝不允许最坏的结果产生。

  血魔教大军到达之时,日已西斜。

  天高气爽之时,正是大战的绝佳天气。

  扫一眼飞龙宗排列整齐的二十余万人马,厉无阴面无表情的一声低喝:“杀!”

  喝声不大,却压过了全场近五十万人马的嘈杂之声。好像要把沿途遭受袭击的恼怒,凭借这一喝发泄出来。

  连跟艾冲浪打个照面的意思都没有。

  显然,即便损失惨重,但在厉无阴的心里,仍然认为龙宗挡不住血魔教前进的步伐。

  ……

  此人,果然骄傲得可以!

  艾冲浪见状,不怒反喜。

  越是骄傲之人,越不屑于采取下作手段。

  这样的人,比秦天远、南宫北望那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者,要好对付得多。

  血魔教闻令而动,‘哇哇’大叫着一拥而上。

  毫无战术可言!

  显然,他们跟自己的教主大人一样,并未把飞龙宗放在眼里。

  打算就这么一轮强势冲击,直接击溃对方。

  一波流带走胜利。

  ……

  血魔教,果然够狂!

  艾冲浪暗中冷笑,大手一挥:“撤!”。

  身后排除整齐的近二十万人马,如潮水般后退。

  其中有一小撮人,甚至是连滚带爬,好像被来势汹汹的血魔教之人吓破了胆。

  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这一幕,直瞧得血魔教之人哈哈大笑,进击的脚步更加快捷,手上长剑短刀挥舞得更加疯狂。

  心下则对飞龙宗更加轻视: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还以为跟那些袭击者一样,能够给此战制造一些难度呢,原来只不过是唬人的纸老虎!

  ……

  短短数息之间,血魔教大部人马已然冲进混合大阵之中。只有三千余精锐之师,还有五万护卫亲兵队,仍然傲立于教主和三位副教主身后。

  不言而喻。

  这五万人马,才是血魔教的拳头力量。

  拳头力量,可不是用来冲锋陷阵的,而是用于决战决胜的。非关键时刻,不会动用。

  之前派出两千精锐之师加强前军,是为了排除障碍,以加快行军速度。

  ……

  厉无阴、孙万川、陶永林、冷遻遻没有动,艾冲浪当然也不会动。

  只是挺立于混合大阵中枢,冷眼死盯着他们。

  因为他的对手,正是那四人。

  至于驱动阵法之重任,自然是交给了阵法堂。

  这两个月来,阵法堂一边跟随艾冲浪布阵,一边熟悉这些属性各异的阵法。

  如今,他们完全可以做到分工协作。

  堂主沈从龙坐镇混合大阵中枢进行宏观调控,阵法堂的十数名低阶阵法师则各自操纵一座小阵。

  这样,艾冲浪才能够腾出手来,专心对付血魔教的四位小武神。

  ……

  上千人花费两个月时间构建而成的混合大阵,果然威力无穷!

  血魔教二十五万大军,加上西域武林二十余万大军,合起来近五十万之众。这些人进入混合大阵后,却再也瞧不见一丝人影。

  不见其人,只闻其声。

  震天的喊杀声,凄厉的惨叫声,放肆的狂笑声,愤恨的怒骂声…诸多奇怪的声音混合在一起,谱就了一曲让人心惊胆颤的悲歌。

  ……

  厉无阴本就阴沉的脸色,变得愈加阴沉——

  中计了!

  还真是小看他们了。

  没想到,飞龙宗竟然能够布设出如此大型,且威力极强的阵法!

  像这种超大宗门对垒,除了不敌的一方最终会使用护宗大阵以求自保外,谁甫一交手就使用阵法?

  这个艾冲浪,太特么无耻了!

  堂堂天下第一高手,就这点胆量?

  连正面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这样的人,不配做我厉某人的对手!

  哼,以为依靠阵法就能击败我血魔教?

  简直是做梦!

  且看是我精锐之师的拳头硬,还是你阵法坚固。

  ……

  付罢,厉无阴向三名副教主一挥手:“你们三人全部出动,率领精锐之师迅速破阵!”

  早就心急如焚的孙万川、陶永林、冷遻遻三人一听,立即领命而行。

  见对方精锐力量并未中计入阵,艾冲浪心头就有些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些人以力破阵,又该当如何阻止?

  混合大阵虽然坚固,但面对四位小武神,还有数百名王级以上强者(大能)的全力攻击,支撑不了多久。

  自己一人之力阻止得了四位小武神,但那五万虎视眈眈的精锐之师呢?

  唉,援兵不至,看来只得动用三支猛兽大军了!

  两年前一战,三支猛兽大军均元气大伤,尚在舔舐伤口呢,如今又得面对更厉害的强敌。

  屡屡让它们当炮灰,实非我之本意啊!

  奈何造化弄兽。

  ……

  正准备下达让三支猛兽大军出动的命令时,突然耳垂一动:援兵到了!哈哈,真是及时雨啊!

  同为小武神大圆满,艾冲浪虽然身处嘈杂的大阵之中,却能先之于厉无阴感知到援兵。

  何也?

  因为他的神魂等级是阳神期,而厉无阴的神魂等级只是雷劫期大圆满。

  不过,由于援兵来得极快,厉无阴也很快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当机立断,一面令孙万川撤回,率领亲兵护卫队准备迎战来敌;一面令陶永林、冰遻遻等人抓紧时间,全力破阵。

  叫声之惨烈无比、之绵绵不绝,如果再不破阵,恐怕陷入阵中的近二十五万教徒,就得全军覆没啊!

  唉,万不该如此草率地发动攻击。

  直到此时,厉无阴才真正把艾冲浪当成了对手。

  能让自己自责的对手,无疑有资格让自己重视。

  ……

  厉无阴采取了紧急应对措施,艾冲浪反而不着急了。两名小武神大成境,带领数百名王级以上强者(大能)想要破阵,可不是短时间就能成功的。

  他有这个自信。

  他在等。

  等着看援兵成色如何,再确定后续应对措施。

  到目前为止,艾冲浪对厉无阴其人,总算有了一个较为直观的认识——狂傲、谨慎、漠视生命。

  一言不发就发动大范围攻击,是为狂傲。

  让拳头力量按兵不动,只是冷眼旁观,是为谨慎。

  听到部属惨叫连连、死伤惨重,却并不急于破阵救援,是为漠视生命。

  总结语:此人,无愧为一代枭雄!

  雪域门门主雪飞武跟他相比,尚要略逊一筹。

  ……

  援兵并未让艾冲浪等待多久。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在落雨镇集中,四方八方的援兵几乎一起到来。

  近二十万大军,如一股洪流,汹涌而来。

  气势之猛,如长虹贯日!

  当先五骑,艾冲浪只认得三人:云梦学院石院长、天际岛竺天鹰、皇家卫队总统领俞长生。

  另外两人分别是一道一僧,脸孔很是陌生,均有大帝五阶大圆满的水准,神魂等级也达到了夺舍期大圆满。

  五人身后,则是一些熟面孔:刘院长、苏副院长、孔副院长、楚不休、‘大漠三鹰’、梁中良、孟梦常…

  此外,‘浪滔天同盟’之人,竟然悉数到场。

  ……

  厉无阴、孙万川并未出手,只是让那五万亲兵护卫军以强弓硬弩射住阵角。而陶永林、冷遻遻见势不对,也立即率军回撤,与庞大的援军形成了对峙之局。

  一轮急攻之后,混合大阵仍是纹丝不动。

  陶永林、冷遻遻两人立知事不可为。

  既如此,还不如掉头对付这些胆敢增援之人。

  ……

  原本有些捉襟见肘的局面,顿时大为改观。

  主动权,再次回到艾冲浪手中。

  如此局面,对飞龙宗极为有利。艾冲浪自然并不急于改观,而是打量起那一僧一道来。

  越瞧,越心惊:这两人功力之深,同阶之中恐怕罕有敌手!而且,神魂力亦是强大之极。

  正欲发问,身旁的古怪老头却惊噫出声:“秃驴和牛鼻子竟然也来了?”

  “前辈认得他们?这两人莫非来自中州?”

  艾冲浪也是有所猜测。

  在他想来,遍观大宇武林,除了中州那两大超级宗门之外,实在想不出哪家势力还能拥有如此人物。